舅媽.

2017-02-12     檢舉     收藏

75年我出生在一個小鎮上,當時一大家人都住在同一條街。舅媽家就和我的房間隔了一道牆。

87年十 二歲那年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年夏天下了很大的雨,我房間的屋頂全部在漏水,於是家裡重新花了好幾個星期從新蓋了新的屋頂。因為母親說我的臥室一下雨就漏水潮氣大,就讓我換了一間屋子。

那天晚上我寫完作業,和別的小孩彈完彈珠。回到家已經是十點鐘了。匆匆忙忙的洗完澡就上床睡覺了。正當我想著明天怎麼去贏更多的玻璃彈珠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隔牆傳來了喘息聲。當時我沒在意覺得舅舅的呼聲真奇怪。朦朦朧朧的就睡著了。

接著過後的幾天,因為秋收,舅舅去田裡幹活,晚上就睡在蓋在田邊簡單的草房裡,那一周一切都很平靜。秋收過後,隔兩三天又會聽見喘息聲,還有一些聽不清楚的對話。當時我覺得很奇怪,覺得很神秘。但是每天晚上也會在迷迷糊糊中睡去。也沒當回事。

有一天上課老師講的是聲音傳播,說任何介質都能傳播聲音,記得很清楚說了隔牆有耳就是這個道理。那天晚上當聽見舅媽家的喘息聲時,我自然的把耳朵貼近了牆壁,當時我驚呆了,模糊的聽見老公輕點和其他喘息聲,那一夜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夜沒睡。我很害怕,以為舅舅在打舅媽。但是始終想不通性格極好的舅舅為什麼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打舅媽呢。好奇與恐懼同事伴隨著我。

88年我讀初中,父母去了城裡打工,我寄宿在了舅舅家,因為舅舅是家裡的老二,我讀初中那年已經40歲,舅媽比舅舅小三歲88年應該是37歲,舅舅的兩個女兒也去縣城讀高中一個月回家一次。本來就疼愛我的舅舅舅媽在家就把我當親生兒子養。

89年我初 二,第一次遺精。驚醒時嚇了一大跳。因為當時沒有什麼健康課程,完全不懂,嚇的我不敢說話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找來紙巾插掉繼續睡了過去。

處於性發育期的我當時由於不知道如何發泄。

一天夜裡,舅舅去別屋打牌剩下我和舅媽。舅媽說她幹完一天活先洗澡睡了,舅媽家的廁所很簡陋,就一個們一扇窗戶透氣。窗戶對著的是自家的喂雞的小院,於是我不知道膽子哪裡來的,在舅媽進廁所後悄悄的去了小院,墊著腳尖對著窗戶朝廁所看進去。

一看我驚呆了,舅媽農婦的身形雖然有些黝黑,但是長期農活的她的臀部和奶子顯得尤為結實和豐滿。我下體突然漲大起來。血液上衝到腦袋。當時的我體會著十多年從未體會過的興奮和刺激。由於膽小,我匆忙的回到了臥室。那一晚我滿腦里的想著舅媽豐滿的身體。雖然沒有長腿瘦腰,但是那豐滿的身體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影響。

那一晚我第一次手淫。有些東西不需要真實的看見,成長自然會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於是成長告訴了我,多年前我聽到的喘息聲並不是我擔心的舅舅打舅媽的聲音,而是舅舅和舅媽做愛的聲音。

90年我初 三,偷看舅媽洗澡已經無法滿足我的性慾。初 三畢業那個暑假,那天夜裡舅舅說明天幫著要干農活叫我早點休息,我於是早早的上了床,十點過我上廁所準備睡覺的時候,好奇心使我繞道了舅舅臥室。因為門緊鎖看不見裡面發生了什麼,我於是跑到了二樓的閣樓上,因為二樓閣樓是堆雜物的上面很多東西,我必須很小心不然肯定會被發現。

我偷著閣樓的木縫往下看。終於看到了使我好奇和曾經恐懼的畫面。舅媽坐在舅舅的下體上,舅舅雙手抓住舅媽豐碩的奶子不停的擺動。我不經意的將手伸進了褲襠。隨著舅媽擺動的姿勢一起高潮著。

90年九月我去了城裡讀高中,周日都回城裡父母打工時住的房子,很少再回鎮里。幾個月會隨父母一起回鎮里忙些活,但都是住一晚就趕回城裡了。我記得舅媽看見我老說我去了城裡就忘了鎮里了,說舅舅去了外地打工供表姐們讀大學,現在就剩她一人,都沒人陪她聊天了。我總是尷尬的笑了笑,為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害羞。

高中時間由於家庭條件相對來說比較好,因為父母在城裡打拚了很多年,生意也算是比較有起色,我每天的營養補充很充足,加上我瘋狂愛上了籃球,高 二那年我身高長到了一米八。

一年多沒回鎮里,92年回鎮里過年時舅媽看著我的個頭就說除了臉能看出事我其他的都長變了變得又高又壯了。

93年我去了上海讀大學。第一年過年我帶了好多上海新奇的東西回家。上海這座大都市對於一個小城裡的我來說簡直就像見了新大陸。對什麼事情都好奇,我帶給舅媽的是一件旗袍當時花了我十五元。我回到城裡時,放下東西第三天就帶著我給鎮里的親戚帶的禮物去了鎮里。

那天晚上我住在了舅媽家。我叫舅媽穿穿旗袍看合身嗎?舅媽拿著旗袍說怕弄髒了,說:「自己一個農婦不陪穿這麼好的衣服。」我笑著說:「沒事,舅媽在我心中最美。」舅媽樂呵呵的笑著。

我告訴舅媽:「上海人都這麼穿,聽著歌跳著舞,這才叫生活。」舅媽笑了笑說:「我得先洗了澡才穿。」舅媽於是去浴室換上了旗袍,旗袍包裹著舅媽豐滿的身體,胸臀輪廓分明。

我說:「舅媽真性感!」舅媽臉紅著說:「都44了還什麼性感都沒人要咯。」我說:「什麼沒人要舅媽這麼漂亮。」其實舅媽長相不算丑但是也沒我說的漂亮,只是身體的豐滿和結實使我性慾高漲,荷爾蒙分泌說出了一系列誇獎的話。

我把收音機打開說教舅媽跳上海人跳的舞。舅媽連忙說她不會那是城裡人玩兒的。我說我教你你不就會了嗎。我慢慢教著笨拙的舅媽。舅媽時不時的踩錯我的腳,我都笑著說沒事。

舞終於跳完了,我忘著舅媽,舅媽害羞的躲開了視線。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親吻起舅媽。舅媽開始掙脫我的手。但我舌頭伸的更進去,舅媽開始接受我的親吻。閉著眼睛,我雙手滑向舅媽的雙臀。舌頭舔著舅媽豐厚的雙唇,舅媽突然掙開,說:「不可以。」我說:「沒人知道,舅媽,我13歲就開始幻想你,我偷看你洗澡偷看你和舅舅做愛,我偷你沒洗的內褲和奶罩。」舅媽臉紅,躲去了臥室。我隨著進了舅媽的臥室,舅媽叫我坐下來,開始和我聊天。問我為什麼對她有性衝動,我說:「舅媽長的豐滿結實,奶子和臀部都性感,雖然很低俗,但是對於一個農婦來說這樣已經夠了。」舅媽說她性慾也很強以前和舅舅兩天幾乎就要做一次,但是後來舅舅去了外地打工,她一個人無法滿足,對這方便久了也就淡了。後來我高二回鎮里那年,看著高壯的我,當時她突然覺得很興奮,那天晚上想著我自慰。但是從來沒想過和我有什麼關係,因為她是我舅媽。

我安慰著舅媽,說:「雖然你是我舅媽,但是我們沒有血緣關係,無所謂。」舅媽沒說話,我把臉湊了過去,親吻著這個我想了近十年的女人,我抱起舅媽讓她坐在我雙腿上,手撫摸著她的雙臀,親吻著她的雙唇,舅媽配合的伸出舌頭,允吸著我的舌間,我把舅媽抱的更緊了。拉開了旗袍的扣子,脫掉了舅媽的旗袍,這一刻展現在我眼前的是奶罩下舅媽下垂卻又肥滿的奶子和曲線分明的四角內褲下的雙臀。

我從舌尖往下親吻,親吻著舅媽的乳溝,把舅媽的四角內褲拉在臀溝間,我貪婪的舔著舅媽的乳房,脫下舅媽的胸罩,兩個奶頭黑色的展現在我面前,我吸著奶頭,從左邊的奶頭到右邊的奶頭,舅媽開始發出喘息聲這個我再熟悉不過陪伴了我十年的喘息聲。

我往下繼續舔去,我退去舅媽的內褲,舅媽的陰戶黑黑的,很多陰毛,但是已經濕透了,我準備用嘴去舔,舅媽似乎從來沒被舔過,很好奇但是沒有阻止我,我用手指摳著舅媽的肛門,舌頭在陰帝間不停的舔著舅媽的水流了我一嘴。

我抱起舅媽,親親的插進舅媽的濕穴,那一刻我全身都酥麻了。我托起舅媽的雙臀,舅媽緊緊的抱著我的後背,上下的搖擺著。

我含著舅媽的舌頭,加速著抽插,十多年得性慾在舅媽豐滿的雙臀中第一次射進了舅媽的穴朝。舅媽沒有讓我拔出來。我是壓在我身上抱著我,我們也沒有清洗床單上的東西,那一夜我記得我親吻著舅媽,雙手放在舅媽豐滿的屁股上,在淺淺的呼吸聲中睡了過去。

這只是我和舅媽的一部分記憶,現在我留在了上海上班,舅媽也被女兒接去了大城市生活,還有很多回憶屬於我和舅媽的。不管過去發生了什麼,我只希望現在的舅媽能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