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母 (下)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嶽母 (下)

在腦海中出現 這樣一幅淫蕩的畫面。午後的遊泳池旁,赤裸的女婿從背後緊摟著同樣赤裸的嶽母,女婿一手捏著嶽母雪白挺翹的奶子,一手放在她大腿根部,捂著她嬌嫩的陰戶, 中指插在陰道中上下地攪動……臉帶潮紅美眸流春的嶽母則癱軟在女婿的懷中,兩手伸在身後,一手引著女婿粗大的雞巴插在自己從未有人碰過的屁眼裡,另一手則 玩弄著女婿的陰囊和肛門!最後竟然在女婿手指地姦淫下達到高潮!

也許是一分鐘,也許是五分鐘,嶽母陰道的痙攣終於慢慢消失,身體也鬆弛下來,無力地靠著我的肩膀,兩眼迷離,微張著紅唇,大口大口地喘氣,宛若離水的 魚兒。

我繼續緩緩轉動中指,探尋著這個火熱滑膩的膣腔。指腹勾磨著肉壁上柔嫩的褶皺,這些溝回層層疊疊仿似沒有盡頭,且敏感異常,稍一碰觸,便會如波浪般蠕動不止。

「媽,你的嫩屄還在動啊,流了這麼多水,好淫蕩∼喔,這是媽媽的陰道!媽媽,喜歡兒子扣你的淫屄麼?熱熱的,軟軟的,嗯∼還在吸我的手指∼

不要……再弄……媽媽了,讓媽……歇……喔∼ 「不讓嶽母說完,中指在陰道裡猛地一勾,餘下的話便又化作一聲長長的呻吟。

媽媽陰道裡的小蟲子還沒有捉出來,怎麼可以停下呀?嗯,讓兒子用嘴幫你吸出來吧!

「用……嘴?」顫抖的聲音中顯然帶著幾分期待。

嶽母順從地岔開雙腿,俯身在躺椅上跪趴好。一個讓人噴血的姿勢便形成了,兩瓣雪膩的臀部高高翹起,上面還殘留著一些淡紅的掌印。濕漉漉的大腿向兩旁敞 開著,露出中間鮮紅的陰戶,往下淌著閃亮的淫水,空氣中蕩漾出一絲撩人的膻腥味。

肉色的大陰唇早已分開,露出裡麵粉紅的嫩肉。晶瑩的陰蒂從包皮中挺立出來,上面流耀著一層瑩潤的水光。粉嫩嫩的小陰唇微微張開,尿道口隱約可見,花徑 入口卻被遮住。再上面則是一個暗紅色有著菊花狀放射褶皺的小孔,外面微皺,中心卻嬌嫩,一縮一縮地動著。

這就是嶽母兩腿間最隱秘的私處了!現在一切都毫無保留赤裸裸地呈現在我眼前!

大概是怪我光看不動,嶽母回過頭,咬著嘴唇,幽怨無比地望著我,搖動自己白晃晃的大屁股,彷彿一隻發情的母貓。我微微一笑撫上嶽母肥美的臀部。

實際上整個臀部都已經被嶽母的淫水弄得濕滑無比,看上去水光閃閃。我俯下身一口咬在滑嫩的臀肉上,「喔∼壞兒子∼」嶽母的鼻腔中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

隨即「啪∼」的一聲,嶽母挺翹的臀上又留下一個鮮紅的掌印。

「啊,壞兒子又在打媽媽的屁股了!」

舔噬著臀瓣上剛剛留下的手印,一邊用指尖輕輕刮弄嶽母的菊眼,一邊說道:「媽,兒子要用舌頭插遍你身體上的每一個洞!」說完便將舌尖刺入了猩紅的菊眼 中。

「啊∼要……要死了∼」

雙手用力分開嶽母夾緊的臀縫,對準中心的嬌嫩之處好一番舔弄,直到嶽母的身體幾乎癱軟在躺椅上,才罷了休。 看著嶽母渾身嬌軟無力的媚態,我大力揉捏著兩團白膩的臀肉說道:「媽,你的屁股真是漂亮呀。嗯,現在你身上就只剩下一個洞洞了。」

「好兒子,媽把身上所有的……所有的洞都給你∼快來……」

「真是一個淫蕩的媽媽呀∼」

撫弄著眼前嬌嫩滑膩的陰戶,成熟婦人下體特有的腥味直刺入鼻。緊貼在嶽母腿心,我貪婪地嗅著從嶽母生殖器上散發出來的腥騷味,這種女人陰戶的濃郁體味就是最烈的催情劑。

蛇一般的舌頭從嶽母的會陰沿著濕軟的凹縫遊弋而下,最後停留在那粒軟軟硬硬的花蒂之上。 舌面粗糙的味蕾反覆刮磨著嬌嫩的蒂肉,花蒂反倒越發挺立。隨著我的舔弄,一串串極度銷魂的聲音從嶽母的口中飛揚出來。

把嶽母「折磨」得差不多了,我又換一種方式,兩手摟住她的肥臀,嘴唇啜住那粒鮮紅的花蒂,輕輕拉起,舌尖在上面或輕或重地抵揉撥弄,甚至將鼻尖頂入嶽 母火熱濕滑的陰道內,女人生殖器內濃郁的氣味隨著黏滑的淫液直接灌入鼻中。

「啊∼要……要尿了……快……媽……尿了∼」 強烈的快感讓嶽母尖聲大叫,整個陰戶死死壓在我的臉上。

手中兩瓣圓圓的雪股也不住蠕動,時收時舒,感覺到嶽母即將到來的高潮,我立刻用嘴吸住嶽母的陰道口,捲起舌尖刺入花徑,在褶皺上滑過,勾動敏感的肉壁。花蒂則改用手指去撫慰。

隨即一股軟軟膩膩的液體衝擊在我的舌尖上,湧入口中,一股一股,又從我的嘴角溢出。

嶽母居然潮吹了!

媽,唔,沒想到,嗯,你居然會潮吹!快告訴我,被兒子的舌頭,搞到潮吹是怎樣的感覺。我含糊地問道,舌頭繼續在嶽母的花瓣間遊弋滑動,噬咬著柔嫩的小 陰唇,安撫嶽母逐漸從痙攣中回復過來的身軀。

嶽母渾身布滿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兩次高潮已是讓她手腳酥軟,像奶油般化在了躺椅上,只顧迷著雙眼無力地喘息,再提不起精神回答我。

我爬上躺椅,將身體覆蓋在下面那具豐腴的軀體上,陰莖貼著火熱的陰戶,帶著滿嘴淫液細細舔舐她背上的汗珠。高潮後的愛撫讓嶽母感到異常滿足。

舌尖一路遊弋,來到嶽母耳下,「媽,正餐還沒有開始,你可別吃飽了呀。」 我挺了一下腰,怒脹的陰莖在嶽母軟膩膩的陰戶上蹭了一下,強烈的快感讓我的聲音也帶上了幾分喘息,「媽,那隻小蟲子還沒有吸出來,所以兒子決定,用這根大 肉棒插到媽的陰道裡把它捅出來。媽,你可要打起精神。」

起身略一考慮,還是決定跟嶽母的第一次性交採用正面插入的體位,我要看著嶽母的眼睛插入她的陰道!

將嶽母軟綿綿的身子翻轉過來,說來剛才跟嶽母狎玩了這麼久,卻還是第一次看到她正面的裸體。

嶽母有著跟雯雯一樣嬌美的容貌,卻多了一份成熟婦人的風韻。仔細審視嶽母光溜溜的玉體,只見她雙眸水霧迷離,臉頰潮紅,小嘴微喘,似乎仍在回味剛才的 高潮。往下,掠過欣長的玉頸,是一對堅挺的雪白玉乳,上面兩粒鮮紅的乳頭傲然直立,吸引住世間的一切目光。乳房下的線條急劇收攏,形成一個充滿了女人味的 曲線。

視線繼續下移,柔軟的小腹上閃著一片片水漬,兩條修長瑩白的大腿併攏在一起,大腿根部隆起的陰阜上是一小撮被愛液打濕的捲曲黑髮,散亂地帖服在陰部。 兩片肥膩的大陰唇緊緊閉合著,頂端卻露出一顆閃著水光的晶瑩肉粒。

一邊回想著嶽母大腿間的構造,我拿起了她的兩隻玉足,高高舉起向兩邊分開,肥腴的玉股便完全敞了開來。將自己怒挺的陰莖貼上嶽母大開的陰戶,龜頭頂磨 著頂端那粒同樣勃起充血的陰蒂,溫軟滑膩的快感直衝腦門。

「喔∼媽媽,你的嫩屄滑滑的,好軟啊。「我閉目享受著這個淫蕩的姿勢跟嶽母兩人生殖器的摩擦。

嗚……那裡……哦……不要頂……博亓~嗚…… 嶽母水蛇一般地扭動著她肥腴的屁股,嬌吟著。

很快,我的陰莖便塗滿了從嶽母下體流出的愛液,尤其是圓碩猙獰的龜頭,濕漉漉地泛著亮光。嶽母的陰戶也是一片泥濘不堪,兩片小陰唇向兩側舒展,露出裡面微微開啟、濕滑紅嫩的陰道口。

嶽母忍受不住我在其下體地挑逗,不斷往上挺動自己的肥臀,我有意再逗弄一下嶽母,龜頭不是向上頂住她的花蒂,就是往下捅入她肥臀裡的菊眼,偏不如她意。

如此數次,嶽母終於不堪折磨,向我懇求道:」博亓,乖兒子,不要……喔~不要,再逗媽媽了,嗚……快點……快點進到媽的身體裡來∼「

媽,兒子現在可沒找到媽媽的入口在那裡呀∼而且,我要你親眼看著兒子的雞巴是如何插入媽媽陰道的!

哼∼壞兒子∼就知道欺負人家∼「嶽母羞澀地看了我一眼,伸手引導著我的龜頭,先在自己嬌嫩敏感的陰蒂上劃了兩下,方來到自己的花徑入口。

喔∼來吧,好兒子,快往裡插,到媽媽裡面來∼「嶽母情慾高漲迫不及待地叫喊道,顯得尤其興奮。

我高高舉著嶽母大開的雙腿,看著她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我倆下體連結處,微微用力,龜頭緩緩沈入她的陰道,我要與嶽母一同欣賞我雞巴慢慢插入她陰道的整個過程。

剛一進入,就覺一片滑膩嬌嫩之物包裹上來,龜頭彷彿浸入了滾燙的奶油中,被一圈柔軟的嫩肉緊緊箍住。 嶽母兩條雪白的大腿繃得筆直,濕滑的內測浮現兩條白筋,想必這是十幾年來嶽母的陰道第一次被男人的龜頭侵入。

圓碩的龜頭緊緊刮著四週一圈圈柔嫩的褶皺緩慢下沈,粗大的陰莖一點點消失在嶽母的兩腿之間,沒入她的陰道。這種成就的快感絕對不亞於做愛本身。

陰莖繼續深入,兩側柔軟的陰唇向外肥起,裡面愈覺緊窄,卻又滑膩無比,絲毫不阻進入。忽的龜頭一滯,碰到一粒滑嫩嫩卻又軟中帶硬的事物,而陰戶外仍有 寸餘長的陰莖沒有進入。

嶽母「嚶∼」的一聲嬌吟,閉目失聲道:「碰到了……碰到了……」龜頭插到穴底碰到嶽母的花心了。

「喔∼媽,兒子弄到你的花心了∼」

體會著被嶽母下體緊緊握住的感覺,臀部慢慢後退,粗大油亮的雞巴緩緩從嶽母的陰道中退出,帶動陰道內的嫩肉也同樣地翻出,只見軟軟膩膩的與肉棒黏成一 片,直到被龜頭勾出了老長一塊,待緩緩縮回時,才發覺那是裡邊的東西。

心中頓時一熱,臀部猛沈,「咕唧……」一聲,粗長黑亮的雞巴消失在嶽母的陰戶中,龜頭狠狠地撞擊在那粒軟彈彈的花心上,同時將大量的愛液擠了出來,飛 濺到我的睪丸上,飛濺到嶽母的大腿根上……

「嗚∼」嶽母被我這下操得身體往前一聳,胸前帶起一陣雪白的乳浪,咬著毛巾嬌哼道:「寶貝兒子,媽媽下面……都給你弄壞了,哎喲∼」

只是不語,再次將飽浸嶽母淫液的雞巴慢慢退出,碩大的龜頭被嶽母的陰道口緊緊含住,粉紅的入口處竟然泛起一圈白筋!多麼淫蕩的場景,「媽,你看啊,你真是個淫蕩的媽媽呀∼」

嶽母偷偷往下瞟了一眼,不禁看得面紅耳赤,「嚶~討厭!我不看!」陰道內又是一陣悸動,大量白濁的淫液湧了出來,順著她的會陰緩緩流淌下去。

我暗自一笑,俯身將嶽母的大腿壓至胸前,使臀部騰空,讓她的陰戶更加凸起敞開,然後慢慢挺動,享受著陰莖在嶽母火熱的陰道內與一圈圈褶皺地摩擦。我繼 續用言語刺激嶽母,「媽,讓兒子的雞巴在自己的陰道內抽插是什麼樣的感覺啊?」

嶽母摟著我的脖子,喘著熱氣道:「嗯∼乖兒子,把……喔……把自己……自己的雞巴放在媽媽的陰道……喔……陰道裡,抽插,是什麼感覺……」

「嗯,感覺好興奮,可以隨便插媽媽的陰道……噢……媽的陰道好緊,而且,又熱又滑,插起來好爽∼」

「媽也被你插得……好舒服……啊……你的雞巴又粗又長,媽下面好脹,嗯……你頂到媽媽的花心了……燙燙的……嗚……博亓,讓媽夾著你,用力插媽媽吧!」

嶽母火熱的呼吸不住噴吐在我的耳邊,雙臂緊緊環住我的脖子,大腿則夾住我的臀部,下身拚命向上迎奉,熟婦人妻的甜膩呻吟如泉湧出。

嗚~乖兒子,媽這樣……這樣腿開開的讓你,操,喜歡不喜歡?喔∼媽被你弄的流了多好水哦∼

聽到嶽母如此淫蕩的話,心中滔天的淫慾更是無法控制,雞巴像夯樁般在嶽母的下體飛快地抽動著,腹部與她肥膩的玉股間撞擊出一片密集的「啪啪」聲。每次 插入都會讓龜頭擠入重重的褶皺中,狠狠撞擊在深處的花心上,懷中的身子直被撞得酸軟無力,嬌喘連連。

一番高歌猛進之後,我把速度放緩下來,現在僅僅是剛開了個頭,我要慢慢用各種姿勢好好將嶽母操弄一回,讓她食髓知味,下次再找她雲雨時,當一拍便合。

我擡起上身,使嶽母的大腿仍貼身體兩側,小腿則高高翹起,這個姿勢便於我一邊操弄嶽母的嫩屄,一邊玩賞她的身子。從嶽母欲仙欲死的表情,到胸前陣陣的 乳浪,再到兩人下體的結合處,都一一展現在我的眼前。

陰莖在嶽母滑嫩的陰道內不疾不徐地抽插著,當我的目光落在嶽母雪白的下腹時,卻發現了一個頗為有趣的地方,每次隨著我的插入,嶽母陰阜上方的肚皮也會 隨之隆起一道柱狀的痕跡,彷彿龍行於地。將手置於其上,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陰莖在嶽母下體內微微鼓起,一進一出往復抽插。

「噢,媽∼我把你的肚皮頂起來了……「愈發用力往上頂動,嶽母的下腹已經可以明顯看出被頂起一道凸起。

啊∼啊∼插到媽的肚子裡了∼喔∼把媽媽頂到……喔……頂到天了∼

兩人的下身緊緊連接在一起,被愛液打濕的陰毛一團團散亂地帖服在兩人的陰部,黏黏稠稠的泛著淫靡的光芒,嶽母充血的大陰唇四下敞開著,裡麵粉紅的嫩肉 滑膩不堪,飽受摩擦而充分勃起的陰蒂已經變得紫紅,上面粘滿了淫水,因為悸動而一下一下子地抽動,閃著點點晶瑩的光澤。整個陰部彷彿由於高速摩擦,正散發 出腥腥的熱氣……

媽,我們換個姿勢來弄吧∼

嗯∼討厭,這還來問人家,喔……你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吧∼媽是你的! 嶽母嬌嗔地白了我一眼,宛如春情蕩漾的少女。

以往每每看到那些搞體操或花樣遊泳的運動員做劈腿動作時就會興奮莫名,何不用那種姿勢來弄嶽母? 想到此處,我迫不及待將嶽母一條高舉的大腿放下,使她側身躺臥,另一條腿朝天豎起緊貼我胸膛,架在肩頭,擺出劈腿的姿勢。

我的下體則緊密契入嶽母大開的檔部,臀部傳來她大腿嫩滑的觸感,雙腿分別前後夾住她柔軟的背腹,再將她的肥臀和豐乳握入手中,掌中傳來的感覺都是同樣的豐挺、同樣的軟膩。

噢∼將女人身體的每一個私密部位都掌握住隨意把玩的感覺真是美妙不可言喻啊。

揉撚著嶽母紅嫩的奶頭,慢慢加快了抽插頻率,碩大的龜頭破開層巒疊嶂的褶皺,在嶽母緊密的下體內兇猛地搗磨著。

「嗚……要死……了……媽……要飛……飛了……快……」

感覺到嶽母的陰道開始痙攣,雙腿夾緊我的身體,便知道嶽母快要高潮了,不過我不但沒有加快抽插速度,反而將龜頭抽離至穴口,不用我示意,嶽母就開始求饒。

「嗚……不要……不要停,媽就要……到了……嗚……好兒子,不要逗媽了,哦……博亓,再插媽媽幾下吧!」 嶽母滿臉焦急地挺動下體,慌亂地尋找著我的雞巴,乞求我的插入。女人即使平時再怎麼高貴端莊,到了床上都是一樣的放蕩。

看著一個女人挺動自己的陰戶,尋求男人雞巴的插入,我也不再折磨她,將架在肩上的大腿放下,讓嶽母兩腿併攏平趴著,僅臀部微微往上翹起。於是,雪白豐 隆的臀瓣、肥膩的陰阜都緊緊合攏在一起,只留下中間一道誘人的凹縫。

拉起嶽母雙手分別放置到她自己的臀瓣上,「媽,分開你的屁股,讓兒子進去吧!」

「嗯∼」嶽母膩聲回應,依言反手抓著自己的臀瓣向兩側用力分開,露出裡面腥紅的菊眼和粉嫩的穴口。

我虛跨在嶽母陰戶上方,將龜頭對準仍在往外鼓著淫液的陰道口,往前一送,「嗤」的一聲,大半截陰莖便插入了她的陰道內。再次回到這個火熱的膣腔,我跟 嶽母不由同時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

這個姿勢雖然不能讓陰莖深入,不過嶽母自己分開臀瓣和那一縮一放的菊眼所帶來的視覺享受卻足以彌補一切了。手指很自然地插在那個粉嫩嫩的菊眼裡,輕輕 地扣弄。這裡是女人身體上最私密的地方,相對來說,褻玩女人的菊眼更容易讓我興奮。

「噢∼博亓,不要……弄媽……那裡……喔∼喔∼」 嶽母艱難地扭頭呻吟道,因為她此時只能靠上半身勉力支起臀部來讓我操弄。

我兀自欣賞著自己粗大的雞巴濕漉漉地泛著亮光,在嶽母淫液氾濫的陰道中做著活塞運動。緊湊嫩滑的陰道讓我舒爽無比,手指不由用力,頓覺往裡一陷,一截 中指便已沒入嶽母的屁眼。卻是那菊眼早已被淫液弄得濕滑不堪,才會如此容易就讓手指進入其中。

嶽母一聲悶哼,整個臀部猛地收縮,不但菊眼咬住了入侵的手指,連帶陰道也握緊了正在抽插的陰莖。我被嶽母這突然地一夾,也是打了個冷顫,差點就把持不 住,不過馬上注意力又轉移到插在她菊眼裡的手指上了。

只覺一個肉環死死咬住手指,力量之大讓人吃驚。其內一片滾燙,火熱之處尤勝花房。想到個中妙處,心中一陣躁動,擡起臀部狠狠往下操弄了幾把。

我攪動中指,隔著一層肉膜,與陰莖在嶽母熱乎乎的下體內相互配合弄了沒幾下,嶽母便支撐不住,渾身癱軟了下去。只好改變姿勢,讓嶽母採取雙足併攏跪趴 的體位,分著自己玉股的雙手也放到前面去支撐身體了。不過這個姿勢倒也使得嶽母的肥臀顯得更加挺翹圓潤。

「媽,什麼時候讓兒子的雞巴也插到你的屁眼心裡去,幫你疏通疏通呀?兒子好想把雞巴插進……媽媽這裡∼」手指仍插在嶽母的菊眼裡不停地攪動著。

「壞兒子,就……喔……就惦記著媽那裡……嗯……你想什麼時候要……嗚……媽就什麼時候給你……媽……全身都是你的……噢∼」嶽母已是完全臣服在我的胯下了。

「唔,那改天兒子就幫媽的屁眼開苞!」

由於嶽母兩腿並緊,陰道愈顯緊湊,龜頭上傳來的快感也更加洶湧。想起剛才嶽母陰道突然緊縮帶來的強烈刺激,我揚起手,「啪!」地一下又落在了母白嫩的豐臀上,蕩出一波臀浪。

「啊--」嶽母發出一聲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叫聲,陰道內隨之一緊。爽啊!

媽,兒子就喜歡你這樣跪著,蹶起屁股來給我操!

配合著雞巴在嶽母陰道內越來越快地抽插,手掌在她翹臀上落下的速度也越加迅疾。每每龜頭深入嶽母體內,四周的肉壁總會一緊,加上肥臀驚人的彈性,實在是妙不可言。

嶽母的高潮又開始逐漸湧起,自己努力夾緊雙腿腰部下壓,屁股向後用力地聳動著配合我地抽插,一邊還語無倫次地發出一些莫名的音節。

自己體內的快感亦在一波波累積,很快就將攀上頂峰了。我俯下身,使自己身體緊貼嶽母光滑的背臀,一手牢牢握著她溫軟滑膩的奶子,一手探至兩人下體緊密 的結合處,覆蓋在鼓起的陰阜上,掌心按壓著柔嫩的花蒂。

媽,噢∼兒子要把精液射到你的陰道裡,好將那隻小蟲子淹死,你喜歡麼?

「喔∼媽喜歡!寶貝兒子,射吧!插到媽媽最裡面,用力地射媽媽,媽媽都接著……」 嶽母用力收縮陰道,含握住我的陰莖,又將最敏感的花心吐出與龜頭交接。

我不再保留,小腹緊抵嶽母肥膩的玉臀,龜頭在花心旋轉抵揉了片刻,下身用力往前一送,隨著嶽母的一聲長吟,一直沒有進入陰道的那多出的寸餘陰莖終於盡跟沒入她的體內。

嶽母下邊的兩片嫩唇終於咬到了我雞巴的根部!

抵在嶽母花心上的龜頭往裡一陷,似乎突破了什麼,擠入一個更加緊密、更加火熱的地方。

啊……進……進來了……

龜頭似被一張嬰兒的小嘴咬住了,滑膩無齒,軟彈彈地四下包過來,軟滑柔嫩之物一團團貼著龜頭不住蠕動。

噢……丟……丟了……媽要……丟……了!

汗濕的黑色頭髮散亂地粘貼在嶽母雪白的背上,我摟著她的身體,吸著空氣中瀰漫的男女交媾時才會產生的特殊體味,埋首在她的脖頸上低喊道,媽,快丟吧,快丟給兒子吧!

「媽丟……給你了--」 嶽母柔軟腰肢上的肌肉一下下抽搐起來,兩瓣圓圓的雪股也不住蠕動,時收時舒,忽覺龜頭上被一片熱熱軟軟的液體澆下,整根陰莖都酥麻了起來。

我雙手探到嶽母胸前大力抓著她兩個軟膩膩的奶子,腹部死死抵住她的屁股,後腰一緊,一股熱流上衝,頓時無數的精液毫無保留地射入嶽母子宮的最深處,射入 雯雯出生的地方!

媽,我射你了,兒子射給你了!

嶽母被我的精液一燙,緊繃的身子突然軟了下來,接著,按在她陰阜上的手掌一熱,一股熱流源源不絕地激在掌心。

嶽母失禁了!

嶽母被我操得小便失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