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經驗與心得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9)

換妻經驗與心得

今天讓我來分享一下我的「換妻」心得!

事情是發生在兩年前的一個夏天…

我和太太瑞莎同屬蛇54年次, 今年44歲。兩人都是高薪收入的社會人士, 我是一名建築師, 在台北大安區經營一間客源頗豐的建築事務所。

我太太瑞莎則是在某外商銀行擔任襄理。我們的生活無慮, 因為早婚, 瑞莎22歲就生了我們的獨生子詹姆士, 國一畢業後我們就將他送到加拿大去讀書, 由我姐姐照顧他。

我和瑞莎在一年前離婚, 在那之前, 我們二十二年的婚姻生活一路走來其實是相當平順。在周遭朋友的眼中, 我和瑞莎是模範夫妻, 有錢、恩愛、又沒有小孩的羈絆。所以離婚時, 有很多朋友都驚訝, 為何會走上分手一途? 其實這是有不為人知的原因, 一個難以對外人說明白的原因…

你們應該聽過「換妻」這樣的事情吧? 其實「換妻」這檔事在台灣已經暗中風行多年, 只是沒有被搬上檯面大肆渲染。大部份的「換妻」俱樂部或組織都是地下偷偷經營的。我和瑞莎就在一個機會中參加了一次這樣的「換妻」活動…

也許是生活太安逸了吧? 現代人的劣根性就是沒事會找事做! 我和瑞莎太早婚, 雖然彼此恩愛, 但在性生活方面, 卻早已失去激情的火花。兩人會固定兩星期至少做一次, 不是因為激情, 或是生理需求… 而是因為覺得對方可能會有需要而想要滿足對方。

每次行房都相當制式化, 脫衣, 直接插, 不再有擁抱, 接吻等熱情的前戲。大約都是五到十分鐘就結束整個炒飯過程。完成後也沒有一起洗澡, 或相擁而眠的溫存戲碼… 就是一成不變的夫妻關係。

沒有激情…

沒有新鮮感…

更沒有性衝動…

這樣的一成不變的夫妻關係在一個偶而接觸到「換妻」的機會中完全打破! 我們就如電影「大開眼戒」中, 男主角湯姆克魯斯首次接觸到雜交俱樂部的那種難以置信, 充滿驚奇, 刺激, 新鮮感的性衝動… 我和瑞莎接觸了幾對夫妻, 他們是如此大剌剌毫不忸怩作態的享受那交換性伴侶的歡愉… 真難相信他們有如此不吃醋的度量看著別人與自己的另一伴瘋狂性交?

我和瑞莎嚐試了兩次, 每次都在脫光後, 正要與其他夫妻互換的緊要關頭作罷! 全都因覺得怪怪的… 而怯場。終於到了第三次參加的「換妻」活動, 我們才突破心防真正完成了「換妻」。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遇到了熟人!!!

我們那次的「換妻」對手竟然是樓下鄰居的張先生、張太太… 沒想到他們也來參加這樣的「換妻」俱樂部?! 每次的活動都是中間人安排, 所以「換妻」的夫妻檔都是到了現場才知道今天要交換的對手夫妻檔是誰, 當然如果當場看了有任何一方的先生或太太不喜歡的話就可以停止交換, 不過規定如果超過三次太挑剔的話就會被排除在活動的熱門名單外。

那天, 我們進了房間, 發現是樓下鄰居張先生和張太太時, 我們四人目光交對, 當場傻眼了…

就這樣面面相覷了好半餉, 忽然張太太笑了出來, 我們接著也大笑起來! 心想, 大家當鄰居這麼久了… 沒想到原來大家關起門來, 都是有這樣的需求與癖好啊?! 張先生比較大膽, 為了化解尷尬, 他拿出一瓶威士忌酒和一付撲克牌, 說不如我們先來玩個遊戲輕鬆輕鬆。

瑞莎問要玩什麼?

張先生說:「每個人各抽10張牌, 如果牌面是1到5的話, 要喝一杯酒。如果牌面是6到10的話, 要脫一件衣服」

我問:「那如果抽到牌面是11到13的話, 要做什麼?」

張太太迫不及待的回答:「牌面是11到13的話, 要被對方的先生或太太選擇摸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

瑞莎轉過頭來看了我一下, 眼神相當奇怪… 那好像既害怕又興奮的表情讓我有些哭笑不得… 好吧~ 就姑且玩玩看!

首先由張先生開頭抽, 攤牌看是8, 所以他大方的脫了一件衣服。

接著換我抽, 我抽了一張12!!!

尷尬了~ 按規定我得讓張太太摸我身上任何一個部位… 我轉過去看瑞莎一眼, 瑞莎正緊張的看著我。

張太太果然是老馬識途, 參加過幾次「換妻」的她已經習以為常, 她迅速的將手伸進我的褲檔…

我當下心噗通噗通的跳好快, 好像待宰羔羊般的緊張, 張太太的手很溫暖, 一把握住我的睪丸, 然後向上搓揉我的陰莖!

我整顆心快要跳出來了…

對我來說, 張先生張太太算是半生半熟的朋友, 平常大家的交流也僅限於大樓住戶的聚餐活動。

今天竟然這樣被張太太毫不客氣的把玩我的老二, 感覺真是很奇怪, 很尷尬! 但我的老二還是不聽使喚的充血變硬起來!!!

張太太還故意調侃的說:「ㄛ~ 林先生硬起來了喔… 不錯嘛~ 底笛還蠻粗的說!」 我窘困不已…

接下來換瑞莎抽了一張牌… 翻開~ 天呀~ 是一張11!!!

瑞莎頓時滿臉通紅!!! 張先生「嘿嘿」的乾笑了兩聲… (我懷疑他們故意沒有把牌洗均勻)

張先生也是毫不客氣的伸手過來, 瑞莎一看緊張的抓住胸前的衣領, 雙眼緊閉!

我心想, 笨老婆啊, 人家張先生伸出過來, 妳卻緊緊抓住衣領, 妳這豈不是擺明了叫人家先摸下面嗎?

我想到下一秒我老婆的下體馬上會被張先生的手觸摸, 我心裡就…

咦~ 真奇怪! 我不但沒有吃醋的感覺, 反而很興奮, 迫不及待想看瑞莎被張先生摸下體後的表情…

如我所料! 張先生果然伸手進入瑞莎的裙內, 由內褲側邊伸入手指挖進了我老婆的陰道… 我太太的陰道啊!!!!

瑞莎「嗯啊~」的悶哼了一聲…

我看到她吞了吞口水, 用左手壓著張先生挖進陰道的右手, 試圖不讓他挖太大力… 但臉上表情是既緊張又舒服的樣子

我感覺自己的陽具又更堅硬了…

原來看自己老婆的下體被其他男人摸是這樣的亢奮!?? 尤其是看到瑞莎那種欲迎還拒的表情, 我的性慾更加鼓譟起來

張先生挖了瑞莎的陰道約10秒鐘, 將沾染分泌物的手指抽出~

我可以清楚看見張先生拔出手指那一霎那, 手指和陰道口中間還有一道細微的「牽絲」… 瑞莎趕緊用裙擺蓋住了下體。

張先生將拔出的手指湊到自己的鼻頭狠狠聞了一下味道:「林桑~ 你老婆的分泌物好香啊! 下面水嫩多汁呢!」

瑞莎聽了羞紅了臉, 我答不出任何話,

眼睜睜看著張先生將「牽絲」的手指含入口中, 吸允瑞莎的分泌物… 這時, 張先生已經開始動手脫掉他的長褲了。

接著換張太太抽了一張牌, 不會吧?!!! 是13?!!

這牌鐵定沒有洗乾淨!!! 輪到我摸張太太了… 靦腆的我伸出手來, 不知該先摸張太太的乳房還是直接就摸下體…

我是標準的牡羊座A型, 生性猶豫不決… 張太太看我這樣, 乾脆主動將我的手拉過去摸她裙內的陰戶還說:

「林先生, 來~ 先摸我下面吧! 你看! 已經濕了一大片, 我的分泌物味道也很嗆…」

接著她將我的中指扳開, 硬生生的將它塞入自己的陰道中, 果然整片濕熱!!! 內褲上早就沾汙了濕答答的一攤淫水!

我快受不了了!!! 覺得自己的肉棒快要從褲檔中衝出來… 當時真的好想立刻脫光衣服, 狠狠幹進這騷貨張太太的陰道中!

這時, 張先生似乎看出我的心思, 率先開了口:

「林桑~ 我想大家應該都已經適應彼此了吧? 如果不尷尬了…我們就直接換吧?! 不需要再抽完這10張牌了吧?」

就在張先生講這話的同時,

張太太開了那瓶威士忌, 給每人倒了一杯, 說:「對對對~ 別再浪費時間, 大家把自己這一杯喝了, 我們就直接交換!」

瑞莎和我四目交接, 彼此交換眼神的結果也是同意了他們的提議…

於是張先生把張太太推到我身旁, 自己則湊過去瑞莎身邊。我們拿起杯子, 一同將這滿滿的威士忌一口飲下。

也許是酒精的壯膽使然, 瑞莎開始放鬆了自己, 我也是…

於是, 張先生開始脫瑞莎的衣物, 瑞莎沒有任何抵抗, 乖乖任憑張先生的手在自己的身上遊走…

張太太等不及我動手已經逕自脫去了外衣, 剩下內衣褲… 我也開始脫我自己的衣服… 好興奮啊~ 終於要換妻了!

張先生一隻手愛撫著我老婆的奶子, 一手挖進她的陰道… 這時似乎突然想到什麼事情先得說明, 於是轉頭對我說:

「林桑! 今天大家一定要玩盡興, 所以, 先講好沒有任何約束, 可以接吻, 可以伸舌頭喇舌, 還可以… 體內射精!」

我聽到他這樣說, 突然有點縮了興!

我回答:「接吻沒有關係, 但… 體內射精? 這樣妥當嗎? 萬一懷孕了…這該怎麼辦? 況且…」

張先生沒等我說完,打斷了我的話:「林桑! 別擔心, 我已經結紮了兩三年, 我太太去年也因長肌瘤已經拿掉子宮了」

張太太接口說:「林先生! 所以我不會懷孕, 你老婆也不會懷孕啦~ 射在裡面沒有關係啦!」

我和瑞莎兩人對看, 心想這對狗男女夫妻, 原來他們早就算計好了… 好吧~ 既然沒有懷孕的壓力, 那今天就好好玩吧!

我一把將張太太摟住, 開始吻她的嘴, 手開始放肆的在她身上遊走, 將她的內衣褲扒光, 發現她是隻多毛屄… 黑森林一片

張先生也把瑞莎剝個精光, 跪下來將頭埋進瑞莎的大腿之間開始舔了起來。

瑞莎向後倒退:「不…不可以… 吃小妹妹, 會有味道…」張先生將我老婆擋在下體前面的手扳開, 繼續吃, 邊吃邊說:

「林太太, 今天的遊戲規則就是大家想做什麼, 對方都不可以拒絕! 放心~ 妳的小妹妹粉香! 我就喜歡吃這個味兒呢~」

這時張太太也跪下來將我的硬欣賞給整根含住, 開始幫我口交!

阿~ 好舒服啊~ 瑞莎平時都嫌髒不肯幫我口交呢~ 沒想到這張太太這樣開放, 不但不嫌棄, 還好像很喜歡吃一樣!

我們大約這樣玩了幾分鐘之後,

我和張先生不約而同的翻起身, 對準對方的老婆肉穴將老二塞了進去, 開始磨了起來! 啊~ 終於做到了換妻!!!

瑞莎和張太太開始呻吟起來, 果然幹別人的老婆就是感覺不一樣! 張太太的陰道比較短, 我一頂就頂到底! 磨她子宮頸!

真的好興奮啊~

趁機轉過去看瑞莎, 正因被張先生的大雞巴塞滿陰道而欲仙欲死的樣子, 啊~ 已經好久沒看到瑞莎這等淫相了…

換人幹真的好像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過沒多久, 我太太瑞莎喘叫了一聲, 「我出來了~ 我出來了~ 」

我心想, 幹~ 臭老婆, 跟我幹的時候幹半天都不出來, 被張先生一幹就高潮是怎樣?! 幹~ 真的有那麼爽嗎?! 靠~ 臭婊子!

心想越吃味, 進出張太太體內的力道更加猛烈! 我的大肉棒越頂越用力! 幹到張太太翻白眼, 沒多久, 她也高潮了~

我和張先生這時突然心血來潮, 同時將老二從對方的老婆體內拔出, 起身對調, 又將肉棒幹進自己的太太體內!

說真的, 剛剛看自己的老婆被插, 有點吃味! 所以現在交換回來幹一下自己的老婆, 感覺比較平衡一些!!!

幹了自己老婆約五分鐘, 我告訴張先生:「喂~ 老張! 交換回來吧! 我快射精了…我老婆會懷孕的!」

張先生趕緊從張太太體內拔出肉棒, 說:「林桑~ 我也是… 快~ 快換回來~ 我要射精在你老婆體內!!!」

於是我們趕緊換回來, 我急忙將龜頭塞入張太太陰道中, 不到五秒就射了精! 啊~ 好滿足啊~ 我射精在張太太體內ㄝ!

張先生這時也低吼一聲, 看他陰囊一縮!

將大量的精液噴進我太太的體內, 噴到一半還故意拔出來射到她的陰毛上面~ 黏得整片都是…

我們四人喘噓噓的躺在床上, 男女都呈虛脫狀態… 好久沒有幹得這樣激烈了… 沒想到換妻的滋味是這樣刺激!!

那天回到家中, 我和瑞莎還是不敢相信我們竟然做了「換妻」這種事… 這種感覺相當複雜…

雖然做的當時獸慾壓過理智, 當幹完了事, 理智還是會回復的, 我和瑞莎開始討論彼此當時的感覺, 所問的問題

烏魯木齊一大堆…

「老婆, 老張射妳裡面, 妳很爽喔?」

「老公, 你為什麼吻張太太那麼激情, 好像很愛她一樣?」

「老婆, 老張的雞巴比較大還是我的比較大?」

「老公, 張太太的奶比較大還是我的比較大?」

「老婆, 妳為什麼要呻吟那麼大聲?」

「老公, 你幹嘛舔張太太那裡? 好髒喔!」

「老婆, 那你幹嘛也讓老張舔妳雞掰? 我舔就不行?!」

「老婆, 是不是老張幹妳的時候妳比較爽?」

「老婆, 跟老張幹的時候妳很快就高潮了, 為什麼?」

就這樣, 我們開始互相猜忌, 互相嘲諷, 互相吃醋,

到最後彼此都無法忍受「對方被別人幹過」這樣的疙瘩, 終於以離婚收場…

所以我在這裡勸各位想要嚐試「換妻」的善男信女們, 如果你們真的很好奇非得嚐試不可的話, 千萬要玩得起! 再嚐試!

如果你們很會吃醋的話, 千萬打消念頭! 因為之後的疙瘩一定會讓你們不愉快的!!

「換妻」最重要的遊戲規則, 就是事後不要討論彼此的感覺, 不要互相比較, 不要怕髒! 你們知道嗎?

我到現在為止, 只要一想到老張的精液射滿了瑞莎的陰道…我就感覺很髒, 雖然我知道這樣說是不公平的, 因為我也射精在張太太體內, 但疙瘩就是疙瘩, 不會因為公不公平而消失的啦~ 要真正不在乎, 玩得起的人才可以「換妻」…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