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的性福生活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3)

大倉是當地的土匪閻王,爲害一方,從其淫亂的生活就可見一斑。

他經常搶掠當地年輕婦女供其淫樂,百般蹂躪。大倉就喜歡搶掠奶大臀肥膚白的女人供其淫樂,特別是哺乳期中的婦女,更是抓了一大群充爲隨身奶媽。他一見到奶大臀肥的女人就強搶入室糟蹋,每日就在家中和這些侍妾在內室淫亂,經月不出,而且男女裸逐爲戲,花樣百出。

在其家中有幾百名侍妾和奶媽,天天三班倒伺候他,且上鍾時要個個赤身裸體地服侍大倉。大倉則也一絲不掛地挺著大雞巴玩弄這些光身婦女,享受這些乳婦和大腚女的花樣繁多的色情服務。

新被抓來的婦女則被他們剝光衣服,列成一排,跪在地上陪看並向這些侍妾學習如何伺候男人,不同的房間庭院有不同的罰跪婦女陪看,誰學得快誰就上崗不再罰跪。被抓的婦女要麽是處於哺乳期的乳婦,要麽就是屁股肥大的大腚女。

中午起來起床時得有兩個大腚女光著身子伺候大倉洗漱,(從這時起,就有一大群新抓來的婦女被剝光衣服趕進屋內在一旁跪下看著,美其名曰「見習娘們兒」)侍妾們都選的是皮膚白嫩,屁股碩大肥圓的婦女,完畢後再吃午飯。

午飯則必有奶媽爲其喂奶,只見兩個裸體乳婦坐在大倉兩邊,挺著大奶子,把乳頭塞入大倉嘴裡,大倉左擁右抱,嘬著人奶,兩手不停地撫摸光身女人的大屁股和抓摸乳房,弄得人奶到處亂滋。

乳婦媚笑著喂飯給大倉,還把乳汁擠在紅茶里讓大倉喝。在一旁跪看的婦女則一律挺胸撅臀地觀看學習,跪列的隊伍非常整齊,前面看是一對對沈甸甸、充滿汁液的乳房,側後面看則是一張張白花花的大屁股,不準走神,哪個婦女走神就要挨鞭子抽。

吃完飯之後,大倉則開始琢磨著如何玩弄身邊的這些婦女,大倉蹂躪婦女可謂花樣繁多,方法之一是強迫婦女裸體表演。他讓手下把小鈴鐺系在婦女的乳房上,然後驅趕她們在他面前跳所謂「大咂兒舞」,就是讓大乳房的婦女們光著身子在他面前扭動上身,上下左右並圓周狀甩動乳房讓他欣賞,幾十隻乳房上的鈴鐺響成一片,大倉和打手們則哈哈大笑。

之後他又把屁股長得肥大的「大腚女」趕上舞台,迫令她們跳大屁股舞。但見她們光著大屁股跑向舞台,大奶子左右搖甩,上台後背朝大倉,撅起大腚扭動起來。大倉還叫手下拿著擀麵杖從後面捅入她們的陰戶,強迫她們帶著擀麵杖繼續搖擺大屁股,但見幾十個大屁股夾著擀麵杖扭來扭去,大倉則哈哈狂笑。

此時大倉又左擁右抱著兩個侍妾來到一間很大的儲藏室,裡面是幾排大炕,上面一排排躺著光身婦女,這些婦女們見她們的主人大倉來了,趕緊起身跪迎,原來這些可憐女人的陰戶里都被大倉的大手們塞滿了蘿卜,稱其爲「腌鹹菜」,這是大倉懲罰那些獻淫不主動的婦女而設。

而且這些婦女們每天被強迫喝一桶鹽水以腌鹹菜,不喝就再往其陰戶里塞蘿卜。每個婦女一般塞三個蘿卜,屁股最大的最多塞六個,連續七天不準拿出來,掉出來一個蘿卜則再塞進去兩個,所以這些可憐的女人除了被強迫跑步外,很少走動,以免蘿卜掉出來,平時則躺在排炕上張開兩大腿「腌蘿卜」,這樣還感覺舒服點些。

大倉還經常令剛被抓來的婦女魚貫而入參觀這間儲藏室,以警告她們順從爲上。

大倉在院內到處巡遊,他家到處是花壇,但都不種花,而是強令十幾或二十幾個婦女脫光衣服爬上去,頭朝里伏在地上,裸露的大白屁股圍成一圈股花,名曰:股花壇,一跪就是半天,輪流換班,以博取大倉開心。

大倉走到股花壇前拍拍這個屁股,摳摳那個腚溝,裡面便傳來此起彼伏的呻吟聲。大倉的園丁要麽就令二十幾個婦女脫光衣服爬上去花壇,頭朝里緊挨著躺下大張開各自的大腿,向外凸露出會陰,保持姿勢不準動,名曰:露音壇。

花壇值日的婦女都是「大腚女」,大倉的家丁白天經常往露音壇的婦女張大的陰戶里塞東西取樂,晚上趁人不備就站在露音壇前掏出大雞巴姦淫在露音壇值夜的婦女,被姦淫的婦女只能不敢出聲的忍受大倉家丁的淩辱,以至於早晨「花壇」婦女的陰戶里還沿著屁股往外流殘留的精液,一動不動。

這樣的 「花壇」大倉家到處有,庭院內有大「花壇」,屋內有小「花壇」,到處都有被剝光衣服,撅腚露陰的女人給大倉養眼。有時大倉發起性來也掏出大雞巴操露音壇的女人,每當這時,這名挨操的婦女就被從花壇上解下來升格爲侍妾,打手又會牽來另一名新抓來的大腚女裸身躺上去補缺。

大倉玩累了回到臥室,臥室里一般有二十個侍妾服侍大倉休息。一進門,這二十個侍妾趕緊行禮拜見主人,大倉強迫婦女們見到他時一律行禮,具體是下跪轉過身子把大屁股朝大倉撅起。

大倉命令她們躺在地毯上組成一張肉床,大倉則撲在上面,雙手雙腳不停的摳摸踩弄女人的陰戶和乳房,一些長著象豬肚樣下垂乳房的侍妾則光身跪成一圈給他按摩。這些長著豬肚樣乳房幾乎下垂到肚臍的婦女用她們的大乳房給大倉按摩,有的跪著用一對下垂的巨乳來回蹭大倉的臉,有的則用其下垂的大奶按摩大

倉其他部位。

一會兒大倉獸欲勃發,隨手抓起一物件往地上一扔,所有女人都得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件物件,不準看別處。大倉揪住一個巨乳侍妾,翻過來按住就操起來,另一個侍妾趕緊上去從後面扒開大倉的屁股蛋子舔他的屁眼子(這是大倉操逼的規矩)。

操了一會兒,大倉又抽出雞巴,把雞巴頭塞入婦女口中繼續抽插,婦女嘴裡和喉嚨被塞得滿滿的,唾液外流直干嘔。最後大倉把精液射入婦女嘴裡,婦女默默地把所有精液咽下去,這也是大倉立下的規矩,他的精液射在婦女口中時,女人必須全部咽下去,不準流出一滴,否則要麽被罰腌蘿卜,要麽被牽至軍營中沒日沒夜地遭受輪奸。

大倉射完了精,後面舔屁眼子的侍妾跪爬到大倉胯前,把大倉的大雞巴頭和蛋袋舔得乾乾淨淨,然後服侍大倉休息,其他侍妾也紛紛圍上來給大倉做按摩催眠,大倉不一會兒忽忽大睡過去。

這些巨乳侍妾依然不敢怠慢,默默挺著大奶子跪在那裡等候大倉的吩咐,這些巨乳侍妾都是當年跳大咂兒舞的乳婦,她們的乳房被男人們抓嘬得象下垂的木瓜,正好被大倉用做乳房按摩的侍婦。

大倉睡覺時,他府里上上下下依然忙著爲其準備著晚宴和色情表演,一些剛才大倉不滿其服侍的婦女被大倉的打手拉到儲藏室,劈開大腿往陰道里塞蘿卜,被塞的婦女發出一陣陣哀鳴。

塞完後打手們又喝令這些女人屁股里夾著蘿卜圍著院子跑步,平時經常見到一隊隊光身婦女艱難的撅著大屁股圍著大倉所在的院落跑圈,凡是蘿卜從陰戶里掉出來的,掉出一根再塞入兩根,大倉的打手則揮舞著鞭子狂笑著不停地抽打她們的大白屁股,什麽時候打手們打累了,才讓婦女們回儲藏室躺著「腌蘿卜」。

此種跑步每天進行,這樣幾天下來,這些婦女的陰戶就比其他人大了許多,這樣大倉的另一項蹂躪婦女的「節目」就派上了用場。

原來,大倉有一間大房間,專門收容腌完蘿卜的婦女,隨時調用。原來大倉在閑暇時嗜好摳摸女人的陰戶,陰戶撐得越大他越喜歡,腌完蘿卜婦女的陰戶都被撐得出奇的大,大倉經常把拳頭伸進這些婦女的陰道取樂,甚至把瓶子、球類等物塞入婦女陰戶內,經常折磨得婦女殺豬般的慘叫。

有一次大倉竟將三個大圓茄子塞進一個婦女的陰道里,這名婦女因而被擢升爲腌蘿卜的領班侍婦。大倉還按這些婦女陰戶的容量排名次編號,號越大意味著其子宮越大。

大倉平時無論坐臥,均愛叫腌完蘿卜的婦女張開大腿躺在他眼前,紅紅的陰戶大張,正對著他的臉,以便讓他玩弄作踐,此舉大倉稱之爲「玩魔術」。

他經常讓三個婦人並列躺下,扒開陰戶,把物件塞入一婦人子宮內,然後再讓其他侍妾出來猜物件藏在哪個婦女的體內,猜對的賞爲嘬咂大倉的生殖器,猜不對的一律罰去「腌蘿卜」,就這樣對抓來的婦女百般蹂躪折磨。大倉還經常在與狐朋狗友飲酒作樂時拿婦女的陰道和子宮玩這種藏東西的遊戲,把物件往婦女陰戶里塞進又掏出。

傍晚時分,大倉睡醒了。府里的婦女們忙上忙下給大倉準備晚宴,她們從來不準穿衣服,只是按照分工,穿著不同顔色的束腰,緊纏繃在腰間,使得乳房更加凸出下垂,屁股顯得更加肥大。

大倉起來後,在一群光著大腚的侍妾和打手的的簇擁下四處巡遊,這時,手下過來稟報:「西路軍又抓到大批鮮貨婆娘,請老爺過目處置。」

「帶到大庭院來看看!」大倉應道。

侍妾們伺候大倉在大庭院中就坐,一名乳婦急忙躺下,原來大倉從來有座不坐,他喜歡騎坐在大奶婦人的胸上,屁股壓在婦人的兩只乳房上,大雞巴則剛好垂放在婦人的臉上,讓其不斷舔咂,還不停地嘎悠,所以下面被坐的婦女必須挑選健壯的乳婦才承受得住。大倉兩邊各有一個貼身奶媽扶著他,其他侍妾則垂手站在大倉身後等待吩咐。

每逢新抓來婦女,大倉向來是先驗看大咂兒的乳婦,然後再選「大腚女」。

「把大咂兒娘們兒帶上來!」只聽打手一聲吼,從門外趕進一大群赤身露體的婦人,她們除了腳上發一雙肉色絲襪以外都光著大屁股,一個個怯生生地被牽到大倉眼前的大院空場上,她們都是已經過初步篩選的剛生完孩子的婦女,皮膚白嫩,胸前甩悠著一對對沈甸甸的充滿汁液的乳房。

打手們先是把這群婦女趕到大倉面前橫平豎直地站成方隊,雙手交叉在小肚前站定。「都他媽的擡起頭來,讓老爺看看!」打手喝道。

只見一百多個婦人胸前的二百多隻飽漲的大奶子讓大倉眼暈,個個肥碩充滿汁液,很多婦女奶漲得厲害,乳汁不斷地從乳暈往外滲出。大倉強迫這些戰戰兢兢的乳婦一個個走到他跟前仔細驗考,只件大倉手裡拿著一個玻璃杯,反複在婦女胸前揉摸著她們的大奶子並一個個擠出奶水驗看比較,按照乳婦乳房的品相選擇日後淫樂的對象。

他若對乳婦上半身滿意了,就叫道:「轉過來看看屁眼子!」

被揉了半天乳房的乳婦只得轉過身來向大倉撅起大屁股,大倉用雙手扒開婦女的陰唇又聞又看,凡是他看中的站在一邊,沒看上的站在另一邊。

他挑選的婦女都是皮膚又白又細嫩的,乳房成熟飽滿柔軟且微微下垂的,乳暈和乳頭大小適中且顔色粉紅或深紅的,下奶多且奶汁醇厚,屁股又大又肥的婦女,這類乳婦一般可以直接任職爲貼身奶媽,是土匪營里等級最高的性奴隸。其次是上半身乳房不錯,但屁股不太肥大的,則被指令站在牆角。

對最後剩下都不中意的,只見大倉大手一揮,「拉下去發配給軍營樂樂!」於是打手們上前揮著皮鞭把未中選的婦女直接趕進軍營,任由土匪們姦淫。大倉眼前剩下的兩大群婦女則被喝令跪在地上等待發落。

打手又叫道:「把大腚娘們兒帶上來!」只見又有一大群被剝得精赤條條的婦女被驅趕上來,她們的乳房長得還可,但特點最突出的是她們都撅著白花花的大屁股,因爲太大了都往外撅著,走起來兩個大屁股蛋子左右扭擠,而且都白嫩之極,這些是已經由大倉的打手初選的新掠婦女,依舊被整齊地排隊站在大倉面前。

大倉叫道:「轉過來讓我看看你們的腚溝子!」婦人們紛紛向後轉身把臀部沖著大倉,大倉眼前瞬間展現出一片大白屁股陣,個個向後撅著,碩大肥嫩。

「都跪下把屁眼子露出來!」只見這群大娘們兒紛紛跪下,向後高撅起大屁股,雙手扒開屁股蛋子,向大倉露出屁眼,大倉選中的都是屁股大得畸形的婦女在一旁跪下,落選的則被打手牽到軍營讓土匪們輪奸。

此時大倉眼前留下三大群婦女被用來伺候大倉:大腚的乳婦被大倉呼爲「大咂女」,準備喂奶、伺候大倉起居和跳大咂舞之需;屁股大得畸形的婦女被大倉呼爲「大腚女」,準備大倉的起居和跳大屁股舞和跪壇觀賞之用;而一般乳婦的人數過多,暫時無役可服。

大倉的一個貼身奶媽搖晃著大奶子獻媚道:「老爺的奶媽這麽多,老爺吃得過來嗎?可以辦個人奶場了。」

大倉果然同意,「好,就這麽辦。」

大倉命令打手把後院空房改成「奶圈」,把留下的一般乳婦趕進裡面,定下擠奶的規矩,一人按照一天一升的下奶量獻奶,隨擠隨獻,平時就一排排地坐在排炕上等待下奶,下奶不夠的初罰腌蘿卜,還達不到産奶量就配給軍營充當下奶營妓,由土匪任意作踐。

所以,奶媽們天天都玩命似的擠自己的乳房以避免被發到軍營遭受土匪兵更野蠻的蹂躪,以至於這些女人的乳房被擠得越來越大,不少人已下垂到肚臍前,好象一對大南瓜,只有乳房下垂到這種程度時,才有可能被擢升到大倉臥室被用作乳房按摩婦,以至於很多奶婦都在自己的乳首系上重物懸垂下墜,平時她們則不斷向下牽拉自己的乳頭。

大倉的侍妾該伺候大倉吃飯了,大倉吃飯都是一大群光著身子的各類侍妾陪吃,身邊兩個精選的隨身奶媽扶著她們的大奶子喂大倉人乳,另幾十個大腚女光著大腚來回穿梭忙活飲食,大倉依然坐在一個侍妾胸上,大雞巴壓在婦人臉上,大倉還時不時前移身子讓他的肛門壓在身下婦人的臉上前後摩擦,婦人不斷發出窒息的呻吟。

大倉飯桌前安排有幾十個婦人裸體跳「大屁股舞」和「大咂兒舞」,但見幾十對碩大飽漲的乳房劇烈抖動,幾十扇大白屁股扭來擺去,來回淫蕩地挑逗著大倉。院裡還不時見有被體罰的婦女撅著大屁股,夾著蘿卜,表情艱難地跑步,跑得慢的不住地挨皮鞭抽。

大倉們折磨蹂躪婦女是一刻也不能閑著,大倉又命令這些大奶婦人光著大屁股跳繩,兩個光身乳婦掄繩,五個光身婦人一起跳繩,其他婦女排隊等著,半天一換。

但見五個光著大屁股的婦人撅起大腚賣力地跳著,五扇肥圓的大屁股劇烈顫動著,十隻大奶子劇烈地上下跳動,煞是好看,大倉叫著好,並讓她們加快節奏跳,自己則不斷發出淫蕩的狂笑。

「換人換人!」大倉一聲喝令,另五個光身乳婦開始跳繩,誰見過奶孩子的大奶女人跳繩啊?!只見五個光著大腚的乳婦吃力的跳起繩來,但見五對豬肚般的大奶子上下沈重地甩蕩著,十隻深紅色乳頭上不一會兒便滋出乳汁,但乳婦們沒有大倉的命令可不敢偷懶,依然撅著大腚不停的上下跳著供男人取樂。

大倉又命令這些婦女赤身裸體繞著庭院跑步,只見一個個大娘們兒露著大屁眼子,撅著大腚,圍著大倉跑起來,一對對肥大的微微下垂乳房隨著跑動而左右甩動,令人眼暈。大倉就是爲了看這些奶大屁肥的女人跑動時跳動的乳房和顫動的大腚才這樣折磨婦女。

在一旁只見一排排「見習娘兒們」光著身子並排跪在地上怯生生地看著眼前的婦女飽受淩辱,大倉還把不順從姦淫的婦女吊起來,用皮鞭抽打大屁股,用茄子往婦女陰戶里塞,把被吊婦女折磨得不住地呻吟。

大倉吃完飯,繼續折磨婦女。只見他半躺在躺椅上,吩咐道:「來給你男人作大雞巴護理!」只見兩個大腚侍妾過來用肩膀分別架起大倉的兩腿,左右大叉開露出大雞巴和肛門,一個下奶侍妾搖晃著飽漲的大奶咂兒扭著大腚走上來在大倉襠前跪下,把大倉的大雞巴抱在臉上嘬咂起來,又是親來又是摩,又把大蛋袋含在嘴裡吸吮,扳開屁股舔男人的屁眼子,手上還攥著男人的大雞巴套弄。

一會兒大雞巴就暴怒挺漲起來,紅彤彤,沈甸甸。此時,乳婦又按住自己的乳房朝大倉的大雞巴上擠奶水,又用她的大奶子把粗大的陰莖夾在乳溝中,雙手抱著大奶夾住陰莖上下摩蹭,還用她竹筍般的大咂兒來回搖蕩按摩大倉的屁眼,因爲經常這樣伺候男人,所以動作熟練已極,把大倉的大雞巴和肛門按摩得非常舒服。

另外兩個大咂乳婦則湊到大倉兩邊把自己肥碩的乳房伸到大倉眼前讓大倉吸吮,這種按摩大倉無時不刻不在進行,平時經常看到大倉把兩腿大叉開搭在兩婦人肩上,一個乳婦跪在他襠下不停地嘬咂他的生殖器和肛門。大倉有時憋不住尿時就撒在乳婦嘴裡,乳婦必須全喝下去,大倉拉完屎時,乳婦還得用嘴把大倉的肛門舔干淨。

大倉眯著眼看著伺候他的這群白花花的光腚娘們,又生淫念,「來個群奸會吧!」大倉吩咐下去,只見一群土匪打手們沖上來,全都裸露著生殖器,站成一大圈。

大倉一聲高叫:「帶光腚娘們!」只見一大群被扒得赤身露體的婦女被趕進男人圈中,這些婦女都是未被大倉選中的新抓來的婦女,哆哆嗦嗦地擠在一起,土匪們一見婦女們白花花的大屁股和乳房,大雞巴頭紛紛挺起來,大倉叫道:「給我狠操這群娘們!」

一聲令下,土匪們就一擁而上,沖進白花花的肉堆里,扳倒婦女就地姦淫。兩、三個土匪圍住一個婦女,有操逼的、有操嘴的、有操乳房的、有操屁眼的,凡是能操的地方全往裡塞雞巴,婦女渾身都在挨大雞巴,肉體撞擊聲、婦女呻吟哀叫聲響成一片。

土匪們把精液紛紛射在婦女臉上和身上,弄得婦女渾身流滿了男人的精液。一批土匪又輪換上來,繼續輪奸折磨這群飽受蹂躪的婦女,這樣的輪奸經常持續一整夜,每個婦女都要承受幾十甚至上百名土匪的姦淫蹂躪。

大倉看著高興,侍妾們羞得側目。大倉又命令舉行嘬雞巴大會,就是把一個婦女牽上來一個個嘬男人的大雞巴,必須嘬到男人射精並全部咽下去,然後換個男人繼續嘬,大倉要看看一個婦女到底能嘬出並咽下多少男人的精液。

只見這名婦女光著身子跪在地上,嘴裡含著男人的大雞巴,不停地套弄,不一會兒精液射出來,婦女被迫一滴不落地吞咽下去,並把男人的雞巴舔干淨,垂手等待下一個男人上來,只見又一個男人上來把他的大雞巴頭塞進她的嘴裡……

大倉看著婦女們賣力地取悅男人,淫慾大發,命令打手繼續看管,自己由侍妾們攙著進入臥室,而院子裡的活動沒他的命令不準停下,婦人們依舊跑著圈、跳著繩、嘬著大雞巴。那個嘬大雞巴的婦女到半夜竟然嘬出了一百三十多個男人的精液吞下,直到肚子漲得老大實在嘬不動了不斷地向外嘔吐精液才被帶下去,在一旁裸跪的「見習娘們」紛紛悻悻相噓。

大倉來到臥室準備繼續蹂躪婦女,由大腚女伺候大倉先沐浴,一群正下奶的婦女圍上來對著大倉擠自己的乳房,只見幾百條乳線射向大倉,巨乳下垂的按摩女用下垂的大奶子給大倉搓澡,大腚女用大屁股給大倉搓澡,之後,一群大腚女又用舌頭將大倉的身體舔干。

然後扶著大倉走進臥室,臥室內躺滿了大腚女爲其當床,邊上坐滿了哺乳婦女,她們見大倉進來紛紛起身行「大腚禮」,大倉躺在這堆女人肉上不停地玩弄她們的乳房並摳摸她們的陰部,乳婦們搖晃著大奶子勾引大倉嘬咂,大倉嘬著這對大奶子,又揉摸著另一對大奶子,弄得婦人的奶水四溢。

這時大倉命人「上菜」,只見搬進一張半米高的圓形大桌,桌面可以旋轉,上面躺滿一圈頭朝里,腳朝外,被剝光衣服張開大腿、露出陰道口的婦女。

圓桌就放在大倉面前,大倉挺起大雞巴,對著其中一個婦女的陰部狠狠捅進去,只聽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大倉的雞巴太大了,又粗又長,雞巴頭有桌球大,把挨操婦女的陰戶捅得生疼。

大倉只捅了一下就拔出來,轉動圓桌,對準邊上的婦女陰部狠狠扎進去,又一聲婦女的慘叫,再拔出蘑菇頭,轉動圓桌對著第三個婦女的陰部再狠扎進去,反複輪換扎入所有圓桌婦女的陰戶,聲聲婦女的慘叫此起彼伏,圓桌上躺著的十二名婦女很快被他操了一遍,臥室內其他婦人也跪在地上低著頭等著大倉的「臨幸」。

大倉手一揮,叫道:「換娘們兒。」只見圓桌上的婦女紛紛下來,屋內的十二個婦女又紛紛躺上去圍成一圈,大倉提著大雞巴走上來繼續如法炮製,一人挨一下大雞巴頭,然後再換婦女,再操……不一會屋內的婦女讓他姦淫了一遍。

大倉又強令所有婦女跪在地上向他撅起大屁股,讓他從後面操女人的腚溝,一扇扇大白屁股又讓他捅了個夠,婦女陰道口的淫水拉著長絲,連在大倉的大雞巴上。

大倉操累了就坐在桌子上,令所有婦女跪爬到他近前嘬他的大雞巴,只見一個個赤身露體的婦人撅著大腚魚貫爬到大倉襠前抱著大雞巴嘬咂起來,嘬咂完的就撅著大屁股跪在一邊垂手等待男人的吩咐。

大倉此時還經常讓十個乳婦排成一排,用雙手往每人面前的條凳上的大玻璃量桶里擠人奶,擠完左乳,再擠右乳,然後再擠左乳,直到實在擠不出奶水時才測量下奶量,下奶最多的留下升任奶妾,下奶最少的則被牽至土匪營給土匪們當奶媽,任由土匪作踐。

這些下奶婦人都拚命地擠自己的乳房多下奶給大倉看,大倉則欣賞著十個大奶婦人擠著她們肥大的乳房,聽著奶水滋出的茲茲聲,享受著下面一群大腚女輪番吸吮著他的大雞巴。

大倉定期舉辦評選「大腚之最」和「大咂兒之最」,就是在所有大腚女和大咂女中評選出屁股最大的和乳房最大的婦女各一名,選在大倉身邊當貼身侍妾,每當大倉露面時,他身邊左右各有一名最受寵的侍妾就是。

站在右邊的乳房肥大得垂到了肚臍,乳頭里不斷地往外滲奶,不時把她的大奶子湊到大倉眼前讓大倉叼著她的奶頭吸吮人奶。左邊的大腚侍妾的屁股與衆不同,圓得出奇,畸形的肥大,與其身體不成比例的肥大,白嫩非常,又肥又圓,還向外撅翹著,不時拿大屁股往大倉身上蹭,大倉不時摳摸著她的腚溝子。晚上這兩個婦人也受大倉「照顧」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