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堂姐在一起的冤孽事兒

2017-07-15     WoKao     檢舉     收藏 (127)

(-) 最初的開始

我叫石小磊,兄弟兩個,上面一個哥,大我兩歲,我哥從小就比我在家裡的地位高,無論是學習還是長相方面,我都略遜一籌,大哥有著一副剛毅的面孔,1米8幾的個子,打一手好球,大學是南方的一所重點,而我,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長相一般,身材不壯,連學習成績也是平平庸庸,現在在一所三流的大學讀書。

我感覺大哥的光芒一直都照的我睜不開眼睛,所以我自卑。

本來,按我這個年紀,早應該在社會上打拚好幾年了,我說了,我是有原因的,後邊詳細闡述,最主要的是因爲成績一直忽上忽下,而爲人又有點倔強,在家人不太看好的情況下,我複讀了一年,最後卻連個好點的大學都沒考上,怎麽樣,丟人吧?大概連上帝也看著我好欺負。

我就先從我初中開始講起吧。

我所在的初中是我們縣城裡的二中,在縣里所有初中部來說是個不好不壞的中學,我們學校的學生不像一中那樣都是酷愛學習的精兵強將,也不像那些鄉村中學里的學生不學無術,我們學校的學生基本都是邊玩邊學,但成績都還不錯。

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堂姐走進了我的生活。

小時候我們家在農村,後來上了初中才搬到城裡,而堂姐家一直都在縣城,她跟我同歲,

初一的時候,我倆就同班,可能是二叔走的關系,總覺得跟她有太多的巧合。

初一剛開學的時候,我成績超爛,在我們班倒數第二,當時班主任按座位排座,成績好的在前排,我只能坐在一間教室的最後一排的最角落,當時我記得堂姐就在第一排的正中間。

初進中學,什麽都感覺很新鮮,我那時候有點小丟人,剛做完包皮過長的手術,小JJ都一直木著,走路都費勁,我爸在城裡跑公交車,我媽賣水果,都抽不開身接送我,於是,我二叔就把這個「照顧我」的光榮任務交給了小堂姐。

我前面說了,以前我家在農村,跟我二叔家走的不是很近,我二叔家有三個孩子,倆小子,我堂姐屬於超生,按當時的說法,超生是要遭舉報的,所以我二叔平時都一直不敢把她帶回老家,另一個原因,她一直是在她姥姥家長大,我都基本沒見過她,所以初中的時候第一次見她,我真的有驚豔的感覺:漂亮,真漂亮,但我知道這個是堂姐,不能有這種想法,否則就是亂倫了。

她剛開始給我的感覺其實是對我蠻不在乎,見我的第一面,也不正眼看我,下巴擡的高高,一副驕傲的樣子,似乎是瞟了我一眼說:「你就是小磊啊?」

我是那種比較倔的孩子,別人對我怎樣,我就會對別人怎樣,她這個態度也泛起了我心裡小小的自卑,我說:「對啊。」

然後我就沒詞了,眼睛開始看向一邊,似乎當她不存在一樣。

她覺得有點被忽略了大概,似乎是想把從小的那種優越感表現出來:「對你姐就這個態度啊?我說我爸讓我照顧誰來著,原來是一白眼狼。」

我知道她說的啥意思,我爸在城裡的工作就我二叔張羅的,還有我媽那個水果店,要不是我二叔在警察局裡做事,這些根本就沒戲,也許我還在村子的地頭里玩泥巴呢。

我沒說話,擡步就走,由於小JJ的不配合,步履有點蹣跚,顯得有些狼狽,恩,是很狼狽。

只聽見石琳在後面喊:「喂,石小磊,我爸讓我給你帶的藥!」

我權當沒聽見。

這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一個小小的誤解,不歡而散。

話說中學和小學就是不一樣,就從班級幹部這點上說,我們小學的時候根本沒有那麽多委員,就一班長幾個小組長,到了初中,班裡漸漸有了學習委員、紀律委員、體育委員等等各種人讓人蛋疼的委員,而石琳也就是我的小堂姐也光榮的當上了學習委員。

這里要說說我們的紀律委員,他個頭比我們都高,長得倒還算人模狗樣,除了嘴唇厚點以外,就剩下仗勢欺人的本事了,他還有花名,叫大虎,沒看他咋像大虎,人倒是挺虎的。

那時候我們還流行拜把子這一套,他有個把兒兄弟叫老絕,因爲做事挺絕,所以有了這麽個外號,老絕是我們班級甚至學校響當當的人物,早些年他哥哥「在位」的時候是無限風光啊,那時候我們現在的班主任恰巧是他哥哥的班主任,平時他哥哥就不咋對老班服氣,因爲被教訓了幾句就懷恨在心,放學的時候就找了幾個初三的小孩子堵在老班回家的一個路口,老班個子不高,又瘦,一個成年人愣是被幾個半大孩子給揍的半死,話說這也是老絕一直受老班壓制的原因。

哥哥牛,弟弟也跟著牛起來了,弟弟的把兒兄弟也就自然牛逼起來了……

其實老絕還算蠻低調的,平時不咋愛出頭,屬於那種不怎說話但絕對沒人敢在他面前吊的那種,而大虎就不同了,他當了紀律委員,就牛B哄哄起來,開學第二天,他就站在講台上發表演講,打算立櫃了,說誰要不服就從他拳頭底下過過,要不就老實的聽話,上課上自習別說廢話,別做小動作,說的時候還不時朝我小堂姐那個方向看看,似乎是在表現自己有多威武,起初我並沒注意,很久以後我回想起來,才明白,原來大虎也暗戀我小堂姐啊。

我同桌是和我有的一拼的倒數第一,樣子相當猥瑣,還偏偏留個那時候特流行的小分頭,整個一漢奸在世。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他邊摳鼻屎邊拉我胳膊叫我:「喂,小磊…..」

每逢這個時候我通常是邊翻白眼邊躲,主要是怕他的産品沾我衣服上,整得他還挺無辜的。

這小子叫他周周吧,其實後來跟我蠻鐵的,閑著無事的時候,我倆還私下的討論過誰是我們班的班花,結論是石琳絕對霸主,當然那時候他還不知道石琳就是我的直系血親,當他說將來要娶石琳的時候,我差點沒給他一拳。

接下來的幾天,我放學基本都是最後一個走,當然小堂姐也是陪我最後一個走,但她對我是相當冷淡的,我倆通常是一前一後的走,她幫我拎著書包,也不跟我說話,這其實就足夠減輕我負擔了,我還沒到那種要人扶著走的地步。

看得出來,她本人其實不願意跟我有什麽瓜葛,但這個任務畢竟是二叔交代的,二叔是一家之長,威嚴那是一定的,其實她倒提出過一次,說要不要扶,我說我自己能走,她也樂得輕松。

也就是在那半個月,我覺得我有點喜歡上她了,看她背上背一個書包,手裡還提一個,有點吃力的樣子反而讓我覺得分外可愛。當然那時候年齡很小,喜歡的感覺也只是朦朦朧朧,不確定卻很容易産生,更加現實的是她是我堂姐,我無論如何也不能對她動那心思,年齡雖然小,但這個道理還是明白的。

那時候二叔家住在縣城南街,我家在縣城東街,從公交車上下來,還要走一段路,她每次都比我走好多,雖然她也有自行車,但爲了「照顧我」還是選擇了陪我一起坐公交車,那時候的公交車賊破,車上的味也不咋好聞,對於她這麽一個愛干淨的女孩子來說也算是很難爲情了,這些我都記在心裡了,所以雖然她對我還是冷冷淡淡,我卻知道她是個相當有責任心而且很好強的女孩兒,答應了別人的事也一定會辦好。相比於我們班級其他只知道跟男孩子混在一起的或者只知道死學習的女孩子來說,她已經是我喜歡的了。

半個月後,我的下部基本也好利索了,最起碼不用她幫著拎包了,所以那天一早我就告訴石琳說下午放學我自己可以走了,不用再讓她拎包了,她淡淡的哦了一聲,翻開書看了起來,看不到一絲表情,我本以爲她會略微有點失落的,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反倒是我自己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或許我這樣的貨色,要不是有親戚這層關系,人家連正眼都不會瞧一眼我,她是多麽的高高在上啊,而我只是一隻癩蛤蟆。俗話說,癩蛤蟆都想吃天鵝肉,雖然咱也沒想過要吃天鵝肉,但也總想聞聞天鵝香的嘛。

回到座位上,周周依舊對我諂媚的笑:「小磊,聽說石琳是你堂姐啊?」

我沒搭他話,表示默認。

他繼續獻媚似的說:「小磊,咱哥倆的關系就不用多說了吧?啥時候你得幫我撮合撮合啊?」

我從上到下打量了他一遍說:「德行~!」

他似乎不肯罷休,摳著鼻孔繼續向我打聽石琳的事情。

我跟他認真的說:「周周,你就甭打她主意了,我二叔小時候就把她指腹爲婚了,那小子就住我們隔壁,比你高半個頭,一中的。」

其實當時我是瞎掰,周周卻信了,郁悶的在那扣鼻屎,嘴裡還念念有詞:「哎,咋就不給我個機會呢,哎。」

我笑出聲來。

不知道爲啥,我總覺得我好像不允許別人去追求或者占有石琳一樣,我明知道在她心中我連個屁都不算!

(二) 小斗

開學後不久的一個下午,自習課,我從後邊朝石琳的方向看,那邊一排四個人,兩男兩女,石琳左邊是個戴眼鏡的男生,看著比我還單薄,她的右邊是一個女生,長的一般,前面說過,我們是按成績排座的,這中間的四個更是我們班級的精英,前四名。

這男生叫魏松,女生叫張丹。

我們初中到高中這一階段基本都是以成績論英雄的,不管你是什麽貨色,只要你成績好,你就是掌上明珠,老師的寵兒,同學們的偶像。

這個魏松就是在這樣,關鍵人家有驕傲的資本啊,平時很拽,連紀律委員大虎都忌他三分,不然他隨便到班主任那裡整個小報告,也夠那些跟他作對的人穿一陣子小鞋的了。

看著正在和石琳討論問題的魏松,不知道爲啥,我忽然心裡酸的不能自抑。

我本來就不是什麽好鳥,不像大哥那樣爭氣,所以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是爸媽的心病,是他們頭疼的對象,我叛逆,固執,愛打架,愛闖禍,還偏偏在一次次的考試失利後不願意輟學,似乎是非要證明給人看,我能考好,結果類,我悲劇了。

我並不是天才那類型的,相反,我就一蠢材,呵呵,最後雖然考上了大學,但卻不入流,甚至我爸媽都不好意思跟親戚鄰居提。

所以,當我看到魏松跟我的小堂姐討論問題而且他還湊得那麽近的時候,我憤慨了。

我碰了碰周周的胳膊,低聲說:「周周,想讓石琳喜歡你不?」

周周迷迷瞪瞪的眼睛忽然精光爆閃,流著哈喇子說:「想啊,想死了,小磊你腦子開竅了,想拉兄弟一把了?」

我嘿嘿一笑說:「看中間那小子沒?戴眼鏡的,叫魏松吧大概,那就是你首先要鏟除的對象。」

周周恰好也看到正在跟我堂姐湊得很近的魏松,這家夥眼睛一眯,反倒更給人一種陰陰的感覺,說:「小磊,今天下午放學辦他。」

我呵呵一笑,沒說話。

那時候開學才不到一個月,周周說辦誰就辦誰。

下午放學,校門口多了幾個比我們大個兩三歲左右的半大孩子,正搭著肩膀聊天,周周招呼過來開始給他們分煙,順便介紹我給他們認識,他們看我文文弱弱的,也沒大在意,不冷不熱的打了個招呼算了事。

這幾個小子都是周周他哥的把子兄弟,周周他哥在二中算混的挺不錯的了,只不過他喜歡吃獨食,不咋愛跟別人分享好東西,所以也就這幾個把子兄弟一路玩過來的不太在意他哥的爲人,除了他們周周他哥基本沒幾個朋友了,但這幫人出名的干架狠,聽說有一次跟一中的打群架,有個家夥嚇得往辦公室跑,結果被周周他哥這邊幾個人當著老師的面揍,有種大鬧天宮的感覺。

所以他們也算是有點小名,二中一提周大剛就應該會有人知道是個狠角色。但是他弟弟周二剛也就是周周卻沒咋有名氣。

我們抽了會煙,那邊魏松才慢吞吞的牽著自行車跟一個女孩子有說有笑的走出來,女孩子當初不認識,現在也能撞個臉熟,大概是他一個地方住著的鄰居。

周周他哥那幫人裡面有個脾氣挺燥的家夥叫傲天的,也大概是這名字給鼓動的,周周一示意是魏松來了,還沒等發號施令,他就一下子沖了過去,後來也證明,凡是這種人,將來下場只有兩種,活著,在號里呆著,死了,在地獄待著,沒耐性不是。

傲天手裡也不知道從哪裡鼓搗出一棍子,青紅皂白不分的朝魏松背上就擼,魏松估計是嚇傻了,半點反抗的意識都沒有,女孩子早嚇哭了,牽著自行車在旁邊也不知道該走還是該去報告老師,大概擼了有七八棍,魏松捂著頭在地上嚎成一團,嗚嗚的哭著喊饒命。

我一看也沒啥大意思了,從背後抹過去,一把抱住了傲天說:「哎、哎、兄弟,行啦,行啦,再打要出人命了。」

其他幾個人估計都是經過點場面的,年齡雖然都不大,但還都能分得清敵我實力懸殊,所以也沒動手的意思。

周周過來罵了魏松一句,踹了一腳,也拉傲天,那SB還跟江湖人似的喊著:「松開,都給我松開!」

引來不少人圍觀。

就在當時那種情況,老師過去也只是一扭頭走開,心裡話,除了是自家孩子,誰願意管?!

魏松蜷縮在地上,不知道真死還是假死。

我摸著鼻子走過去,蹲下來,拉了一下他,他明顯在顫抖。

我說:「起來吧,沒事的話趕緊回家,今天這事知道怨啥不?」

魏松趴在原地,不說話,但似乎是在聽我說。

我說:「咱初中部周大剛知道不?」

然後回頭一指周周:「這是他親弟弟,你沒惹旁人,這頓揍你沒白挨!也甭想著告老師,離石琳遠點就對了。」

畢竟是小孩心眼兒,本想暗示他得罪了周周,一不小心還是把自己的私心暴露出來了,聽我語氣仿佛要揍他的人是我一樣。

魏松不敢爬起來,臉挨著地看傲天那幫人,他們都沒說話,周周也沒說話。

我說:「起來吧,趕緊回家,沒事了。」

他這才小心翼翼的爬起來,牽著自行車腿一瘸一瘸的朝遠走,依稀中,還看到他下面在滴水水,感情這孩子是嚇尿了。

跟她一起的女孩子這才戰戰兢兢的牽著自行車跟了上去。

(三)看到了嗎,這是報應

看著他倆走遠,我才對背後的一幫人說:「走吧,哥幾個,愛客來我請客,今天我們好好認識認識。」

一幫人這才逐笑顔開,哎,不就是搶了你們的戲份嗎?至於嗎?

本來吧,這件事該告一段落的,偏偏還有個插曲。

砸完魏松的大概第三天,魏松還照常來上課了,也不知道他家裡人發現沒有?那七八棍子可都打結實了,難道這小子抗打?總之迷霧一團。

我和周周照常白天做春秋大夢,老師講的啥我倆一概不知。

完事,上廁所。

當時的廁所是一間一間的大公共廁所,周周正在靠門的那間蹲著大號抽著煙,我在離門最遠的那間小便。

這時候,廁所一片混亂的沖進來一群半拉大的孩子,大概是初三或者初二的,看架勢還都是學校的一些角色人物,最蛋疼的是人家嘴裡嚷嚷的人名兒不是別人,正是我和周周的名字。

也是巧,周周一下就撞進人眼裡了,離廁所最近,當中一人說:「就他,揍!」

可憐的小周周還沒來得及提褲子就被幾個人拉了下來,一頓暴揍。

我當時腦子也有點懵,心想看來魏松這小子是想私了了,雖然我小學也打過無數次架,但那算啥啊,小孩子過家家樣的,那哪能跟初中這幫小玩命的B崽子比,說實話,當時我老害怕了。

跑?廁所被堵著。

留下?那就是必挨揍無疑。

躊躇間,只聽見一聲暴吼如炸開的春雷:誰打我弟弟??!

周大剛駕到。

周大剛領著傲天那幫人沖了進來,魏松找來的人和他們開始對峙,眼看就是一場混戰。

但好在,這些人相互之間都認識,領頭的那位似乎也知道周大剛,一聽是他弟弟,又說了不少客套話,相互上了煙,才不了了之。

我就這麽躲過了一劫,最可憐是小周周,他被修理的那是花容月貌、萬紫千紅啊。

事後每每想起這節,我還笑的不能自已,命啊~

也是因爲這件事,我跟石琳相熟以來,第一次給她造成了不良印象。

那天她叫我到教學樓後面,因爲那邊是停自行車的地方,課間休息也不會有人去。

石琳似乎帶著氣說:「小磊,我聽說你找人打魏鬆了?」

我本來在想她找我來什麽事呢,原來是爲了那個魏松,我沒說話,頭別到一邊。

石琳似乎很激動,說:「你這人怎麽這麽壞?聽大伯說你平時雖然淘氣但人不壞,我看你完全就是個壞人!虧我爸還讓我看著你,真讓人失望!」

我有點委屈,雖然揍魏松是我一手策劃,但我也沒動他啊。

於是我也有點犯沖的說:「要你管啊,我爸媽都不管我你插的那一拐子?」

石琳似乎沒料到我是這個態度,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說:「好,石小磊,我不管你,也沒權利,但是我終於認清了你是個什麽人,壞蛋一個!」

說完頭也不回的朝教學樓跑去。

我呆在原地,石化。

我本來想跟她解釋的,本來想承認錯誤的,可爲什麽非那麽要強?我有點恨自己了。

自那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本來就不怎麽愛搭理我的堂姐,一句話也沒跟我說過了,甚至連個眼神交流也省了,我在她眼中大概就是類似於空氣一樣的東東。

實話,我很郁悶。

(四)我這算啥啊

回來說大虎,他是一天比一天囂張了,從剛開始的還顧及班主任面子到後來「獨攬大權」,似乎一年三班成了他的天下。他整天在班級里咋咋呼呼,順帶欺負小孩。被他欺負的倆小孩一個叫柳金,一個叫洪超。他倆其實都算是老絕的左臂右膀,平時幫老絕提水倒茶外帶捎飯,老絕也挺喜歡這倆小孩,都不咋對他們過分使用暴力的,偶爾發脾氣也就踹他們屁股兩腳,要不咋就說這大虎沒眼色呢,看老絕欺負這倆小孩,他也欺負,其實老絕表面上不說什麽,心裡早就不高興透了,但礙於拜把子這層關系,沒表現出來。

其中一個叫柳金的,長的用現在話說是小夥比較帥呆了,個頭也不矮,而且又是班級的文藝委員,從小就學畫畫,平時班級的黑板報啊什麽的他自己包了,最關鍵的,最最關鍵的,他以前住我堂姐家樓上,青梅竹馬啊~!

所以每逢大虎欺負柳金,我堂姐就有點不自然,畢竟打小玩大的夥伴,但她一個女孩子也不能出來伸張正義不是,再說大虎平時都咬人咬慣了的,她也只能心裡邊罵他。

但有一次,我堂姐忍不住了。

那次班級出黑板報,由於我堂姐的字寫的好,纖細大方,所以被老師委派跟柳金一起出一期黑板報。當時好像是以國慶爲主題的,大概是這樣,忘記了。

那時候出黑板報都是自習的時候在後面弄,我堂姐跟柳金正在布置方案,可能是聲音稍微高了一點,這時候大虎也恰好正跟前排的幾個人聊天,這是他的特權,別人不可以聊天,他可以。可能是嫉妒心在作怪,看到柳金跟我堂姐在一起出謀劃策的樣子,火就上來了,他開始在講台上咆哮:「媽B的小金,給老子過來!」

柳金一臉茫然的走到教室最前面,手裡還拿著夾報紙的夾子,大虎照柳金臉上扯手就是一嘴巴子,抽的柳金臉上登時出現五個手掌印,臉通紅,有點委屈似的瞪著大虎。

「瞪你媽瞪啊,不服啊?」大虎很囂張的對著柳金喊,全班安靜。

別人可以不管,但我堂姐看不過眼了,她可是抽出寶貴的學習時間來出這期黑板報的,耽誤不起,再者看從小的夥伴被人欺負,早就壓制不住的火也上來了,她有點生氣的對著大虎喊:「張東凡,你太過分了吧!」

大虎愣了幾秒,可能沒料到一個小女孩也能這麽跟他說話,接著又笑了,有點戲謔似的說:「幹嘛啊?打你小對象你不開心了啊?」

這時候班裡還傳來幾聲不懷好意的笑。

我堂姐臉都氣紅了,噔噔的跑到教室前面瞪著大虎說:「張東凡,你說話注意點!!」

我堂姐這樣反而激起大虎那種嘩衆取寵的心態,他有點賤的說:「哈哈,我爲什麽要注意,我告訴你,我就是要打你小對象,讓你心疼!」

大虎一把奪過報紙夾子,朝柳金腿肚子上就抽,就在這時,我堂姐一步邁到了柳金身前,那一報夾子,結結實實打在我堂姐小腿肚上!

我當時不知道什麽感覺,心疼的難受,那個傻丫頭連句疼都沒喊,倔強的站在那裡,倒像背後那個男生的守護神一般,這大概也是柳金後來一直死心塌地的喜歡她的原因吧。

由於很心疼,我腦子也熱得發燙了,連平時都不敢直視的大虎也不怕了,正在大虎有點懊悔中還帶點洋洋自得的當兒,一個比他矮很多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接著就是一記老拳。

說實話,我當時都跟瘋了一樣,雖然現在寫的風平浪靜的樣子,我已經失去理智了,打完那拳我根本沒給他反應的機會,順手扯過一個凳子,照大虎頭上就掄,當時班級是靜還是動我忘記了,我只知道大虎狼狽的躲著瘋子一樣的我,完全沒了往日的威風,而我只覺得腦子一片空白,只剩下機械的動作。

誰也不會想到比大虎瘦一圈的矮半頭的我,發起瘋來砸得大虎一臉血,連我都想不到,實話。

後來的事就比較憋屈了,我爸我媽被請到學校,給人賠錢養傷,賠了多少錢就不講了,我被全校通告批評,那白紙黑字的大布告貼了好幾張,分布在校園的各大宣傳欄中,整的跟要死似的,那時候覺得連頭都擡不起來了。

我這算啥啊?英雄救美?算不上,最多也就算是個惡性事件的造成者,其實應該開除的,這不還是我二叔動了關系嘛,個中細節就不詳談了,總之我算是丟了回大人就對了。

轉眼到了12月中旬。

在這里我得補充下上次跟大虎干架的事兒,有人可能會問爲什麽老絕沒管,我不說了嗎,平時大虎就挺能的,還老當老絕的面欺負他的小弟弟們,老絕早煩他了,再者,我跟老絕關系也可以,那時候流行聽WALKMAN,我還給他整過幾盒盒帶,算是上過面子,他也賣我這個面子,後來,老絕還把大虎給揍了。

(五)生日

事情是這樣的,有次洪超不知道從哪裡搞來倆對講機,那時候BP機都不是我們這些不窮不富的學生娃子能玩得起的,更何況是山寨的大哥大,這玩意兒在當時來說屬於新鮮貨。

大虎見到幾個學生圍著洪超,扒拉開幾個人,就看到他手裡拿著的玩意兒了,開始財迷心竅的問:「洪超,誰的對講機啊?」

洪超一看是大虎,有點怕怕的說:「給絕哥弄的」

大虎沒理會他,自顧自的拿著對講機把玩著說:「擱我這吧,我跟老絕都兄弟,放誰那裡都一樣。」

他萬萬沒想到啊,老絕因爲這件事惱了。

那天街上堆了很多人,中間站著老絕和大虎,老絕穿著軍用的皮鞋,前邊帶鋼板的,照大虎臉上就是一腳,大虎倒地,被老絕薅著頭發拽起來,再踹,幾個回合下來,大虎基本就成病貓了。

說話間天冷了不少,那天,石琳主動叫我說:「石小磊,我今天生日,我爸讓你去我家吃飯。」

我表面不動聲色的應著,其實心裡早暗自激動了,不是沒去二叔家吃過飯,相反,我在二叔家吃過不少次飯,但今天不同,今天是石琳生日。

一上午心神不甯的,老師講的什麽都沒聽,只想著送什麽禮物給石琳,這可是我第一次給別人過生日,也是第一次送人禮物。

下午我專門請了病假,翹課去給石琳挑禮物,其實那時候我零花錢不是太多,爸媽知道我胡混八混也開始縮減我的開支,我只能從飯錢裡面省,那時候我基本沒有吃早飯的習慣,午餐也是一份校門口的炒麵,我也因此省下很可觀的一筆錢,有小幾百呢。這些錢平時也就買點菸啊小玩意兒什麽的,那時候還流行半截的皮手套,我買了一副戴手上炫耀了好一陣子,現在想想不擋風不頂寒的,好SB啊。

我在當時還不太繁華的縣城街上轉了一圈又一圈,心裡琢磨著買什麽比較好,忽然心裡一動,堂姐不是喜歡看書嗎?我買書算了。

其實現在覺得蠻土的,但當時一本書的價格夠買幾頓好吃的了,對於我們這種不太富裕的家庭來說,算是奢侈品了,我還很蛋疼的買了一套,《平凡的世界》三本,用掉我家底的很大一部分,不過既然是給小堂姐買禮物,那決不能含糊,咱連眼睛也不帶眨一下的啊。

其實當時我看的書是不少,但沒看過《平凡的世界》,我看那厚厚的三本書放在書店最顯眼的位置,挺震撼的,大字報上寫的說是紀念路遙,我倒連路遙也沒聽說過,真正好好的看《平凡的世界》,是有次去蘇州看我姑家的大表姐,大概02年的時候,我一個人在公園里臥了兩三天,除了去家樂福買點吃的,就剩看書了,後來又看了兩遍,分別是在04年還有去年,多年後,我去二叔家,偶爾轉到石琳的房間,還能看到這三本書完完整整的放在書架的最顯眼的位置,樣子有些舊了,但風采依舊,可見我堂姐對這幾本書的愛護程度。

晚上我在遊戲機廳打了倆小時的拳皇,連書包都沒拿就直接騎自行車奔二叔家了,意外的是石琳整站在門外面似乎在等誰,呵呵,我想應該是等我呢吧。

我說:「石琳,你等誰呢啊?」有點明知故問的意思。

石琳莞爾一笑說:「你來了啊,你先進去吧,我等會柳然。」

哦,原來不是等我啊,心裡頓時失落的要命,有點灰溜溜的進去了,難道石琳一點都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