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系的第二次

2016-07-12     WoKao     檢舉     收藏 (2)

這是我的真實經曆,爲什麽是第二次呢,因爲第一次比較緊張,沒什麽特別好寫的地方,不知道上天爲什麽這麽厚待我,讓她能成爲我的情人,怎麽和她認識的就不細說了,只有和她完美的性愛是我記憶中的瑰寶,有點熟悉有點新鮮,所以第二次才是最刺激的。3220的房門虛掩著,我推門進去的時候心狂跳不止,她肯定已經在了。果然,她端坐在梳妝台前,一身雪白的連衣裙,烏黑的長發,羞澀地側臉一笑,右邊臉上有一個小小的酒窩,能讓人醉死在裡面。我鎖緊房門,走上前去抱住她,她輕輕地推開我:「先去洗洗,洗好了再親我。」我拉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我們一起洗吧。」她漲紅了臉,有氣無力地掙脫著:「不,不,我洗過了。」我不理會她的反抗,攬住她的腰往浴室里拖。她實在掙不開,只得哀求道:「那你讓我先脫了衣服,別弄濕了。」我放下手,她象只受驚的兔子般跳到一邊,腳上的拖鞋都掉了一個,我站在一邊看她背對著我脫下裙子,美好的大理石雕像般的胴體顯露出來,光滑圓潤的香肩,曲線玲瓏的背,纖纖一握的小蠻腰,修長光潔的大腿,最美的是小腿的曲線,只有象她這樣練過多年舞蹈的女孩子才可能有那樣完美的小腿。她知道我在看她,扭過頭盯了我一眼,臉頰上頓時升起兩朵紅雲,碎玉般的牙齒咬住下嘴唇,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反手從背後解開紋胸,聲音細若蚊語地說道:「你先進去,我馬上就來。」我靠在牆邊不動,看著她的窘樣,微笑道:「不,我等你一起。」她沒辦法,只得抓住內褲邊沿往下褪,褪到一半的時候嬌嗔道:「你就會欺負我,你也脫啊。」我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光了,看著她純白的內褲勒過豐滿挺翹的雪臀,落到腳下,我沖過去一把抄過她的腿彎抱起她,她的肌膚就象是塗了一層嬰兒粉一樣,光滑得幾乎要從我手中溜走,她驚叫一聲用一對藕臂緊緊摟住我的脖子,兩個一絲不掛的軀體來到了浴室。這時我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了,我放下她,讓她坐在坐便器蓋上,而我坐在盥洗台上,她當然明白我的意思,只是爲難地道:「你還沒洗呢,會有點味道的。」我知道她愛干淨,也不想爲難她,就跳進浴缸用花灑仔細地沖洗了一遍,等我出來還沒身上的水珠擦乾淨,她就懷著歉意地一手環抱住我結實的臀部,一手握住我因被冷水刺激而有點萎縮的陰莖,用她的丁香嫩舌里里外外地舔了起來,從卵袋開始沿著陰莖上暴出的靜脈向上愛撫。她的嘴唇還是有點偏厚的,等她用舌頭細細地刺激了我的馬眼後,又立刻含到了嘴裡,而這時我的陰莖已經恢複到十八厘米又粗又圓的狀態了,她一下不能適應,咳嗽著有點干嘔,而我此時已經精在弦上,不再考慮她的感受,雙手十指交插托住她的後腦,小腹快速地向前挺動,陰莖深深入喉,她美麗的小臉有節奏地和我濃密的陰毛作親密接觸,而她此時能做的只有用雙手抱緊我的大腿,任我蹂躪她的口腔,終於我控制不住地爆發了,大量的精液如山洪般噴發出來,她的小嘴根本無法容納,即使是她已經在拚命吞咽,還是有一股股白濁的液體從她芳香的嘴角溢出。

她一臉嬌羞地吐出我有點軟化的陰莖,說道:「怎麽你的量越來越多了?」我驕傲地回答:「不是好久沒碰過你了嗎?」她呸了一聲:「兩天前你還把我折騰得半死呢。」我笑道:「今天我要把你折騰得全死。」她驚道:「不要,求求你,不要折騰死我,不然就沒下次了。」她真是可愛,我怎麽會捨得折騰死她呢,我壞笑道:「好,那你讓它再硬起來吧。」她聽話地湊上來,用還殘留著精液的乳房夾住我的陽具,轉著圈按摩著,很快,我的肉棒就又變成鐵棒了。我拖著她走出浴室,將她一把甩到床上,猛地撲到她身上,和她狂吻起來。她的嘴裡還是鹹鹹的有那種味道,但我並不在意,用雙手一緊一松地捏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大,但是形狀極佳又有彈性,握在手裡象是捏著原包裝的水果果凍,光潔鮮美。我噙住她粉紅色的乳頭,輕輕地齧咬,很快,她的乳頭開始充血發紫,象小石子一樣地挺立起來,淡得幾乎看不見的乳暈也慢慢擴散開來。我的舌頭繞著她的乳頭在她胸前打轉,她的喉頭發出「嗬嗬」的呻叫聲,雙腿伸得筆直,足弓也象跳芭蕾一般地弓起。接著我們又換成六九式,我雙手繞過她的臀部,將她修長如凝脂般的雙腿向兩邊掰開,她的屁股下面已經洇濕了一大片床單了,這時我已經能清晰地看到她那茸茸細草遮蓋著的神秘的洞口,粉嫩粉嫩的陰唇已微微張開,亮晶晶的水珠就象清晨草尖上的露珠一樣凝結在花瓣上,我用食指和拇指輕輕一碰她勃起的陰蒂,那淫水就象泉眼中的泉水一樣撲落落地往下掉,我吸住她顫抖著的陰唇,盡情地品嘗著那股甘泉。

她已經無法再爲我口交了,只是緊緊地握著我的陰莖不斷地碰觸自己細嫩的喉頭,而嘴裡卻嗚咽著抽泣,圓圓的小腰扭動著,叫著:「給我,給我,我受不了了,快給我,我要死了。」我不再猶豫,不用手扶著,長槍就自動貫穿了靶心,她象一個得到了糖果的孩子滿足地尖叫了一聲,雙手緊緊抓住枕頭和床單,她目光迷離地看著我:「好粗啊,怎麽好象比上次又粗了。」她的洞口被我粗大的陽具撐得溜圓,隨著我的挺動,她的身體一寸一寸向上移動,砰地一下她的頭撞到了床頭板,她似乎有點暈了,我不等她反應過來,就把她翻過來,弄成小狗式,抓緊她的腰杆,從後面干她。看著自己的陽具在這美麗的女人私處瘋狂進出,聽著自己的小腹撞擊她雪白豐臀的噼啪聲,真是有一種極大的滿足和快感。我只覺得她那裡面越來越熱,難道是摩擦起火了?突然她猛地仰起頭,滿頭的秀發象洗發水廣告里那樣飛舞起來,擺著頭尖叫了一聲,一股滾燙的陰精不可抑制地湧了出來,這時我的陰莖正好往外抽著,這下竟脫出了陰道口,只看見一股清亮的水流急湧而出,將我的小腹和大腿噴得精濕,而她已經象一堆爛泥虛脫般倒在狼藉不堪的床上。她已經是第二次高潮了,而我還沒有泄,只有等她恢複,我也趁機休息一下。她是練舞蹈的,體力好,恢複得很快,我們又接著再戰,靠著牆玩站立式,在地毯上弄女上位,在凳子上搞後坐式,最變態的是在陽台上玩倒立式,她雙手撐地,兩腿擱到我肩上,我從上往下刺入她。當我最終泄出的時候,她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高潮了,看我的眼光都已經有點失神了,她的陰戶出的水也差點被我抽干,只會坐在地上喃喃地低語:「我怕了你了,怕了你了。」大家說,她是愛我呢還是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