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叔叔

2017-07-17     WoKao     檢舉     收藏 (47)

楊叔叔

我,姓張叫秀琴,小時候父母親都喊我阿琴。

母親,姓畢叫美時,父親和楊叔叔都叫她美時。

楊叔叔,當然是姓楊囉,父親和母親都叫他行三,大概他的名字就叫行三吧﹖

記憶中,楊叔叔是家中的常客,聽父親說他倆是換帖的兄弟。早年一起奮鬥過,倆人的交誼可以說水乳交融。因為楊叔叔一直保持單身沒有娶老婆,所以祇要一有空就往家裡跑,跟我們都很熟。

他也的確蠻照顧我們母女,經常大包小包的從外頭買來給我們。如果母親這樣說:「家中又不缺甚麼的!幹嘛那樣客氣,行三啊!你自己將來總要討媳婦的!省點吧﹖」

楊叔叔定會說:「美時,妳真是皇帝不急卻急死太監啦!緣份未到嘛!小小意思又何必掛在嘴邊上呢!」

母親拗不過,總是依著他。

初中畢業那年,父親因墜機事件喪失生命,母親因一時無依無靠,便決定帶我一起住到楊叔叔家裡。

母親特別交待我說「以後可要聽話了呀!」

「是的,媽,我會聽話的」

不久,媽媽幫我辦好轉學手續,然後北上投靠楊叔叔。這時我己經唸到初中三年級上,離畢業的日子不遠了。

我的功課向來不是很好,台北的文化程度確實比南部一般學校高,向來不太用功的我,到台北以後的表現更是差強人意。

記得,父親那次的空難,總共死了五人,全部罹難,聽說當時霧氣很濃,飛機高速撞上山頭,結果機身支離破碎,所有的乘員自然體無完膚,所以查辦員只好把全部的屍首,應該說是屍塊全部集中管理,放停在市立殯儀館,再擇日統一「歸化」。

到台北的第八天,父親才正式入土為安。

家裡平常安靜,我沒有兄弟姊妹,喪父之痛,更令我覺得孤單。

是晚,很累,母親先叫我睡覺,於是我走進房間倒頭便呼呼大睡。

睡到一半,可能因為口渴,再加上連日來的精神不能集中,沒多久我就醒來了。

我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覺,這時客廳裡傳來陣陣的耳語,那是媽跟楊叔叔交談的聲音,因一時好奇心起,於是靠近房間的門縫,向客廳望去,母親和楊叔坐得很近。

於是便好奇的蹲在那偷聽他們的對話。

「唉呀!美時,我們的事遲早還是要讓她知道,總不能一輩子偷偷摸摸呀!」

「話是不錯,可是,今天那死鬼才下土,總要等過了一陣子才能議呀!」

楊叔叔不耐煩似的說:「好吧,暫時不談這些,來!到我房裡去!」

楊叔叔說著,就站起來去拉媽媽的手,但是媽不想動,她說:「就在這裡吧,萬一阿琴醒來,至少我沒在你的房裡。」

楊叔叔只得說:「好吧」

於是他一把將媽摟進懷裡,兩人深深的擁吻著。

好一會才分開,彼此飛快的除去了身上的衣物,媽露出了一身白雪細嫩的冗肉來,楊叔叔又摟緊媽,一陣狂吻,一雙手也在媽媽身上撫摸起來。媽媽喘地說:「行三,快住手吧,我禁不住你這般撫弄啊!」

「怎麼,浪起來啦!」楊叔叔嘻嘻笑道。

於是,他把媽抱到長沙發上平躺著,就在上面摟抱住了。這情景對我而言是無比的羞愧,但也有一股莫名的刺激。

楊叔叔身上的東西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那麼粗黑長大,高高的翹著,看得我不禁打個冷顫。

他將那東西抵在媽的陰戶上,用力一挺,就整根埋入,然後一會抽出,一會送入,那樣子真醜,可是我禁不住看下去。

一陣陣的呻吟聲發自媽的口裡,像是生病卻沒有痛苦:

「啊……..啊……啊……啊……嗯……..」

「舒服嗎﹖」楊叔叔狀似得意地問著。

「哎呀……舒……舒服死了……哼……哼……我好久沒….嘗到這滋味了……美死了…….」

他不停的抽抽送送,迅速的挺動著。媽也扭動著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楊叔叔一陣比一陣猛烈的抽插,媽的陰戶許多水流了出來,媽緊緊摟著他嬌喘籲的浪道: 「啊……好美……好美…….哼……哼…….美死我了……用力插吧……快……快用力…….」

楊叔叔聽了他的話,更加瘋狂的抽插著,一陣陣的水直流到沙發。楊叔叔一面抽插一面問:「美嗎……浪貨……我的東西如……何……比你那死鬼……丈夫……誰強﹖」

「啊……你比他……強多了……你才是我的……親丈夫……好好情人……你永遠不離開我吧……嗯…….哼…….」

楊叔叔聽了更加得意的狠狠幹著,插得媽死去活來,兩個乳房不停地擺動著,一身白肉也搖動著。

我又看了好一陣子,感到臉紅心跳,下體好像有什麼東西流出來,用手一摸,濕濕的。

於是我趕緊回房,蒙上被子,不再去看他們,希望能趕快睡覺。

可是客廳的那一幕,總是呈現在我眼前,尤其是楊叔叔的身體那種樣子真是令人感到驚奇。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是怎麼入睡的,等我醒來己是第二天了,匆匆吃完飯就上學去了。

人雖在課堂上,可是腦子裡總是昨夜的那一幕,昏昏沈沈的揮之不去。也不知道怎麼辦。

一直等到教國文的王老師喊我的名字時,才突然一驚,手足無措的站起來,竟然不知道老師喊我起來是為什麼﹖突然一陣吵鬧,原來已經下課了。回到家裡一個人也沒有,靜悄悄的。

我把書包放在床上,人跟著也躺下去,昨晚的情又一一呈現在腦海裡,心裡感到一陣煩悶,卻不知是為什麼﹖

心想何不乘家裡沒人,去看看楊叔叔的房間。

於是我偷偷走進了他房間,睡床、書桌、椅子、衣櫥,還算整齊。我打開書桌的抽屜斗,只見表面零亂的放了些衛生紙、煙盒等雜物。

我順手搬動了一下,在衛生紙底下還放了幾本書,翻開一看,原來是黃色小說,還相當的吸引人呢!

再翻下去,呀!還有彩色照片,全是兩個人的,和昨天夜裡所看到的一模一樣。

只見照片裡都是洋人,一共八張,有各種不同的形狀,有白人也有黑人,黑人真可怕,活像大猩猩一樣,他那個東西也特別粗壯。

白色女長得不錯,身材也很標準,只是她的姿態一點也不雅觀,兩腿舉得高高的。

黑人跟白人在一起,格外顯得黑白分明,八張都看完了,又翻了幾次,書裡的故事是述議男女情節的,很誘人,想繼續看下去,卻又擔心他們回來。

我只得依依不捨的把書放回原位。回到房裡,果然沒一會媽就回來了。

然後楊叔叔也跟著回來了,吃過晚飯後,媽說要去看個朋友,想找個工作,臨走時對我說:「阿琴,我可能要很晚才能夠回來,妳好好在家裡做功課,然後早些睡覺,不要等我。」

說完媽就走了。我呆呆望著她的背影消失。

功課﹖我那有心做功課,滿腦子儘是楊叔叔房間裡的小說和那幾張相片,心想是不是自己將來也會做這種事﹖

做這種事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將來我會跟怎樣的男人做這種事呢﹖

一連串的問題在問自己,卻又無法解答,突然聽到有喊我:「阿琴,想什麼﹖連叫兩聲都沒聽見﹖」

原來楊叔叔已經走到我面前來了。

他走到書桌旁的雙人床坐下,兩隻眼睛瞪著我好像要看穿我似的。我心想他是不是猜到我想什麼了。

我不覺羞愧的低下頭,卻見我制服上衣有兩個扣子鬆開了,半個奶罩都露出,我趕忙扣好,並說:「沒想什麼。」

楊叔叔大概有三十二、三歲,高高的個子,還不令人討厭的臉,更有一付很雄壯的身體,他還在瞪著我看。

其實我的身體還真不賴,雖然只有十六歲,可是發育得非常好,記得還只是初一的時候,胸部已經隆起來了,初二時已經要戴乳罩了,要不然走起路來,一跳跳的不雅觀。

「阿琴,今天妳是不是動過我的抽屜斗﹖還看了我的書﹖」楊叔叔一句一字的問。

我聽了不覺臉一熱。本想說沒有,可是由於心虛,居然默默的點頭。

「其實也沒什麼,這是每個人要做的事,為什麼可以,卻不能看也不能說﹖妳也已經長大了,對這方面的事,也應該有所了解,是嗎﹖」楊叔叔溫和的說。

真出乎我意料之外,反而叫我不知怎麼回答,也許他猜中我心意,所以他又接著說道:「性,本身是很美的,也是人生必經之路,與其盲目地追,不如先認清再走,豈不更好﹖」

他說的似乎蠻有理,我不覺點點頭,輕輕問道:「既然這麼說,那要怎樣才能認清這條路呢﹖」

「這個不難,首先要認清男人和女人,妳自己是女性,妳認識妳自己嗎﹖比方說,妳每月月經出來的地方,是不是跟妳小便地方在一起﹖」

他這麼一說,連我也感到迷糊了,只怪我生理衛生沒讀好。

楊叔叔又接著說:「可不是,妳果然不知道,現在讓我告訴妳吧,這是兩個器官,管小便的是尿道,管月經的是陰道,也叫生殖器官,除了排洩每個月的月經外,還可以接納男人的陽物,也叫做性器官。」

他看答不出來,又補充說了一大篇,這些話的確不懂,雖然昨夜我看見了怎麼接納陽具的情形。但我還是要問個清楚:「那怎麼接納呢﹖」

「所謂接納,就是性交,外國人稱為做愛,男人把他已經硬了的陽具插到女子陰道裡,然後上下抽動,彼此都產生快感,然後男人達到高潮時,就會射精,性交到這個時候,算完全結束了。」

他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說得我心跳加速,這時我心裡有個怪念頭,還沒來得及思考,就衝口而出:「那麼昨晚你和媽就是在做愛嗎﹖」

「妳怎麼知道﹖」他吃驚地問。

「我看見了。」我羞慚地低頭。

「好吧,既然妳全看見了,我也不妨告訴妳,那就是所謂性交,其實我也用不著瞞妳,妳媽媽已經沒有丈夫,而我還沒有結婚,彼此需要,彼此安慰,並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情,妳說是嗎﹖」

「我不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的東西那麼硬,平常怎麼看不出來呢﹖」我傻氣地問。

「平常它當然是軟軟的,只有在性慾高漲時才會硬的。」

「那你現在硬不硬﹖」

他輕輕打了我一下說:「小鬼,因為剛才看到妳的胸部,所以硬了。」

說著說著,他站了起來,把長褲拉鍊拉開,從他的內褲裡把他的東西拿出來托在手上。

啊!又硬又大,好像比咋天晚上看到的還要大,他要我用手摸摸,我害怕不肯,可是他拉我的手去摸。

說真的,我雖然害怕,可是也很想摸摸看。

就在這樣半推半就中,他的東西已經在我手中,硬硬熱熱的,挺好玩的。

突然,他把我摟在懷裡,右手伸進我上衣裡,從奶罩縫裡摸著我的奶頭。

立刻一陣癢癢的,麻麻的,說不出的感覺襲上心頭,我不覺扭動了身體。

他接著抱起我,往床上一放,低下頭來吻著我,另一手卻伸到裙子裡面去不斷的摸索起來。

我本能的放了他的東西,去推他的手,誰知不推還好,這一推竟把他的手推到褲子裡去了。

他的手摸到了我那個地方,真使我又急又羞。

突然一股奇異的快感傳來,使我覺得怪舒服的。這時的我,既不甘心被他摸,卻又沒勇氣推開他;矛盾極了。

又一會兒,我又覺得內褲被他脫下來了,他分開了我的大腿,低頭來吻我那地方。

哎呀!這種感受,真是筆墨難以形容,總之,那一份又麻又癢的感覺,真使人覺得應該馬上停止,可是又希望繼續下去。這時門鈴響了!

我們兩人都嚇了一大跳,馬上分開,整理好衣服。

他吩咐我繼續躺在床上,假裝睡覺。他去開門,原來是媽回來了。只聽見媽說:「跑了一天,累死了,哦!對了,阿琴回來沒有﹖」

「早回來了,我看她在睡覺,所以沒叫她,也沒弄晚飯,我想等妳回來大家

早回來了,巷口隨便吃點。」楊叔叔答道。

「好吧,我也累了,我去叫阿琴。」媽說。

接著她就到我房裡來叫我,連叫了兩聲。我才「醒」過來。

「阿琴,走,我們出去吃晚飯!」

於是我們三個人就在巷口吃了點東西,回家後我在客廳看電視,媽去洗澡,楊叔叔也在看電視。他悄悄地對我說:「阿琴,剛剛滋味不錯吧,我真的很喜歡妳,不要以為我只是玩玩而已。明天下午妳請假,我在校門口等妳,準十二點半,嗯﹖」

說完,也不等我回答就進房間去了。

我心裡煩得很,一方面覺得不應該這樣,可是另一方面又覺得何以媽可以,我不可以,矛盾極了,而剛才那種滋味,又使我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突聽媽說:「阿琴,去洗澡,洗完了快睡覺,明天還要上學。」

我無言的走向房間,拿了內衣褲,就去洗澡了,關上浴室的房門後,脫去制服,才把內褲脫下。

呀!三角褲濕了一大片,原來是他剛才摸我時流出來的,黏黏腥腥的。

接著把奶罩也脫了,鏡子裡的我,雖然才只十六歲,可是乳房卻鼓鼓的,像半個皮球一樣。

我常自得的皮膚白嫩,往下看,細細的腰,平平的肚皮,再下面呈下面呈三角形一片稀疏黑毛。

唉!這一付美麗的胴體,為什麼以前都沒發現呢﹖

難怪叔叔只看了我的奶,東西就會發硬。想起楊叔叔就自然想起他的手指,他的舌頭,還有他又硬又熱的東西。

我不自覺的用手摸那地方,雖然也有一股異樣的感覺,可是缺乏那種又麻,又癢的滋味。

我輕輕的撫摸著,也像他一樣上下鑽動著,漸漸的緩慢而加速,快感逐漸上升,於是越來越快。

不知過了多久,我全身一陣抖顫,才覺得手酸酸的,而兩條腿也站得發麻,為了怕媽催,匆匆洗了個澡,回到房裡,側頭就睡,但越想越睡不著。

過了不久,媽也來睡了,我連動都不敢動,假裝已經睡著。又過了片刻,我聽到媽離床的聲音。

她輕輕的沒開燈,我心裡一動,媽絕不是為了怕吵醒我,一定是以為我睡著了,又要去找楊叔叔。

她終於走出去了,她前腳才走出門,我就輕輕的起床。她走到客廳,原來楊叔叔已在客廳等著。

兩個人一見了面,就互相擁抱著接了個長吻,接著就在長沙發坐了下來。

叔叔很自然的先脫了自己衣褲,傍晚那個形象又呈現在我的眼前。它一樣的堅挺,一樣的雄偉,挺立在他的兩腿之間,意態激昂向我示威似的。

接著他將媽的睡衣褲脫掉,媽雖然三十幾歲了,可修長的身材依然那麼迷人。媽的三圍適度,給人一種均稱而豐滿的視覺美,接著她自除下了胸罩,兩個豐碩的乳房,突地露了出來,比我的大了兩倍,卻一點也沒有下垂的現象。

楊的手分別各握一隻,不停的撫摸著,我突然有一股妒忌的意思襲上心頭,如果媽今晚不回來,也許此時他正跟我玩這遊戲呢!

媽像忍受不了太多的愉快,終於「嗯……嗯……」的出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