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淫生 第三章 王家母女

2016-09-08     WoKao     檢舉     收藏 (15)

笑看淫生 第三章 王家母女

這天下午,兩兄弟在家無所事事正休息,忽然聽見有人敲門。

王五打開門一開,卻是王翠花,身邊還帶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頓時笑道:「這不是大姐嗎,今天這是什麽風把你給吹來了,你身邊這位有是誰啊?」

王翠花拍了拍小姑娘的頭笑道:「我閨女,你叫她銘銘就成。銘銘,叫王叔叔!」

銘銘脆生生地叫了一聲,不住拿眼睛打量著王五。

王五笑了笑,朝王翠花問道:「大姐,你今天來有什麽事啊?」

王翠花見王五始終堵著門,心中已經明白了大半,故意問道:「有什麽事也得先讓我們娘倆進屋裡說吧?怎麽咱這交情連進個門都不夠!」

王五看了銘銘一眼,苦笑道:「大姐,您也不是不知道我們兄弟……」

王翠花咯咯笑道:「我就是知道你們兄弟才帶著銘銘來的,實話告訴你吧,今天我們娘倆就是來找你們兄弟一起肏屄的!」

王五頓時樂道:「真的啊?」

王翠花白了他一眼,嗔道:「還不讓我們先進屋!」

王五急忙將王翠花母女讓進屋裡,笑道:「老二正在裡屋玩呢,有點動靜你們就當聽搖滾樂吧……大姐,你先跟我說說這是怎麽回事?」

王翠花拉著女兒坐下來笑道:「還不是我這個女人,才十八歲就成天想著男女之間那點事!和他們學校幾個男生好上了,還一直瞞著我,直到老師找家長才知道這事。」

王五看了銘銘一眼,卻見她紅著臉不說話,只得繼續問道:「那你這是打算……」

王翠花笑呵呵的說道:「大姐我是過來人,自然知道這種事情管是管不了,就好像發大水一樣!當年大禹治水不是有句話麽,堵不如疏!與其讓這孩子背地裡偷偷摸摸的讓人占便宜,還不如我給她找個放心的人多陪陪她……你們兄弟幫大姐個忙,給我喂飽這個小騷貨,省的她在學校里亂來!」

銘銘頓時叫道:「媽,有你這麽說自己孩子的嗎!」

王翠花笑了兩聲,指著王五說道:「你這兩位叔叔都是媽的好朋友,媽也不怕告訴你,我和他們都肏過!以後我就把你交給他們了,這次是媽帶你來,下次你要是想挨肏,就自己打車過來,不許和你們學校的那些小屁孩鬼混!」

銘銘委屈地看了王五一眼,說道:「那要是他們肏的人家不舒服呢?」

王翠花哈哈大笑道:「放心吧……要是連他們哥倆都肏不明白你,以後你這輩子都別想舒服了。」

王五也失笑道:「銘銘,等過了今天,我保證你天天都想過來挨肏!」

王翠花此時道:「銘銘,這是你大叔,叫王五。」

銘銘紅著臉道:「大叔你好。」

王五笑道:「你也不錯。」

銘銘一聽臉更紅了,王翠花笑道:「行了,介紹完了,趕緊開肏吧!今天我母女二人便讓你隨便肏. 等王堯那邊忙乎完了,咱們四人同時肏穴,就更過癮了。銘銘,讓你大叔、二叔都肏肏你,可比你們學校那些小屁孩搶奪了!」

銘銘無所謂地說道:「沒問題,在學校里一兩個男生肏我是常事。」

一邊說著王翠花和王五已經把各自衣服甩了下去,兩人笑吟吟地抱在一起,王翠花扭頭笑道:「銘銘,還不把衣服脫了,讓大叔看看?」

銘銘見了王五的大雞巴,也有些春心蕩漾便脫光了衣服。卻見銘銘白白的身子,兩只乳房像鴿子一樣,陰戶上的陰毛稀稀落落沒幾根。顯然是還沒有發育完全,與王翠花濃濃密密的陰毛相差甚遠。

王五見了銘銘的身材,咂咂嘴笑道:「看不出銘銘小小個人兒,食髓知味的倒是很早!咱們就在客廳先肏會,省得吵到老二。」

銘銘頓時臉一紅,卻不說話。王翠花點點頭,說道:「別看這小騷貨身子嫩,在她們學校里騷著呢!」

說著銘銘母女二人便一同趴在沙發上,撅起雪白的屁股。王翠花道:「王五不妨先肏銘銘吧,好好喂喂這個小騷貨!」

銘銘紅著臉點頭,把大腿分開少許,露出粉嫩的陰戶來。

王五也不客氣,挺著雞巴站到銘銘身後雙手把著她的兩片屁股,由於銘銘是第一次和王五肏穴,還有點害羞,將兩腿並的緊緊的。王五便用手扶著雞巴,在銘銘的陰道口磨來磨去,銘銘禁不住刺激,小屁股聳了聳大腿打開少許,說道:「大叔,插進來吧。」

王五對銘銘道:「大叔肏你了。」

見銘銘點頭,王五一挺屁股,只聽「撲哧」一聲,王五那粗大的雞巴便插入銘銘的陰道里,銘銘頓時低哼一聲。

王翠花見狀問道:「怎麽樣?和你們學校那些小孩比強多了吧?」

銘銘覺得王五的雞巴又粗又硬塞滿自己的陰道,果然和學校中的男生不可同日而語。而且抽送起來剛勁有力,僅僅是幾下抽插就帶來陣陣快感,立刻點頭道:「舒服,大叔果然很會肏……」

王五有意立威,嘿嘿笑了兩聲,把住銘銘的小屁股發狂般的抽送,把個銘銘肏的渾身亂抖,媚眼如絲般眯了起來,不住喘息著。銘銘畢竟年輕,陰道也緊。

雖然已經破身,但是從未和王五這樣雞巴粗大,又經驗豐富的男人肏過。兩片陰唇被肏的一張一合,仿佛要隨著王五的抽插離開身體一樣。

不一會,銘銘就陰精狂噴,忍不住張口叫道:「哎呦,大叔,你把侄女的穴肏壞了,啊┅┅好舒服,哎呦,大叔,你的雞巴怎麽這麽硬?侄女的穴讓你肏的尿尿了┅┅給你肏┅┅你隨便肏┅┅我早就應該來給你這樣肏,噢┅┅我又要泄了,噢噢┅┅舒服死了┅┅」只見銘銘拚命向後挺動屁股,和王翠花高潮的時候一樣「嗷嗷」叫著,這母女倆高潮的時候倒是十足相似。王五感到從一陣陣夾緊的陰道里,一股熱流沖擊著自己的雞巴,十分舒服。

銘銘泄完精後,屁股又向上聳了幾下無力地喘息起來,王五放慢速度,依舊輕輕抽送著,銘銘顫抖了一會,這才意猶未盡地說道:「大叔,我已經肏出精來了……大叔,你接著肏肏我媽吧……讓侄女歇一會。」

王翠花看的早已火起,立刻搖著屁股湊了過來。

王五卻不緊不慢地依舊抱著銘銘的屁股不放,一邊抽插一邊笑道:「怎麽樣,小侄女,現在信沒信你媽媽的話啊?」

銘銘剛剛高潮,這時身子正軟,被王五肏得沒了脾氣,連忙點頭道:「信了信了,大叔你真厲害!我從來沒有這麽舒服,這麽快到高潮的!」

王五這才拔出雞巴一轉身,對準了王翠花的陰道捅了進去,只聽「噗嗤」一聲齊根而入,王五笑道:「呵呵,可把大姐饑渴壞了。銘銘,你看你媽這屄,一下就插到底!」

銘銘探頭看了一眼,只見王翠花的穴口擠出不少淫水,忍不住吐了吐舌頭。

王翠花挺著屁股道:「快,王五,別說了,肏大姐的穴吧!」

王五便用力肏弄起來。由於王翠花看了半天的戲,穴里早就癢癢的很,而王五也肏了半天銘銘的嫩穴,所以兩人沒肏一會便同時泄了精。

三人摟抱著坐在沙發上喘息了一會,王五笑著說道:「我看銘銘也不是很騷嘛,才肏了這麽幾下就泄了,比你可媽差遠了。」

銘銘臉一紅,答道:「人家這是第一次和大叔這麽會肏穴的肏,還有些放不開……再說,你們兩個不也沒肏多久嗎?」

王五笑道:「我和你媽都是著急泄精先舒服舒服,不然就是肏上一天也沒事!」

王翠花嘿了一聲,說道:「銘銘,一會你二叔出來,再讓他好好肏肏你!咱母女倆今後就和你大叔、大叔在一起,他們可比你那些學校的同學強百倍……你想肏穴的時候,就來找他倆,好不好?」

銘銘猶豫了一下,說道:「我盡量吧!」

王翠花呸了一聲,罵道:「還惦記你們學校那幾個野小子呢?」

王五自然知道小女孩的逆反心理嚴重,朝王翠花笑道:「大姐,你別著急。有些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改過來的……這些天你讓銘銘多來我們這邊,我們兩兄弟天天肏她,給她喂得飽飽的,自然就不想著別人了。」

王翠花笑了笑,朝女兒說道:「銘銘,你要是正經八百的處男朋友,肏就肏了,媽絕對不攔著你!可是你和你們學校那些孩子,純粹爲了舒服去上床,這樣是容易出事的!媽不能不管……以後你就知道了。」

王五坐在母女中間,兩手把玩著王翠花和銘銘的乳房,一邊摸一邊道:「別說。你母女倆長得像,穴也差不多,只是銘銘還沒發育,有些不耐肏,估計再多肏幾次就好了。」

說話間王五把母女倆放倒,合身撲上去,用嘴含住王翠花的乳頭,又用手在銘銘的穴口一陣拔弄,二女全都吃吃地笑起來,配合他的動作輕聲哼著,三人在沙發上淫戲起來。

銘銘用手擼著王五的雞巴道:「大叔剛才肏我,沒在我穴里射精。一會大叔先肏我媽,等快射精時再肏我,人家想看看大叔射精的火力足不足?」

聽銘銘一說,王翠花立刻說道:「既然銘銘想體味你大叔射精的火力,那就劈開大腿,讓你大叔再肏咱倆一遍好了。」

王五的雞巴已經又硬了起來,便讓王翠花母女倆並排趴在沙發上,都翹起屁股,就好像兩朵並蒂開放的鮮花一樣。王五將雞巴從王翠花的屁股後面插入王翠花的陰道,摟著王翠花的腰,肏了起來。一邊笑道:「我一看見大姐的屁股,就想起大姐那又干又緊的屁眼了。銘銘,你的屁眼讓人肏過沒有呢?」

王翠花一邊聳著屁股,一邊搶著答道:「這小騷貨,就喜歡新鮮的!屁眼早就試過了!」

銘銘立刻有些害羞地嗔道:「媽……你當著大叔就給我留點面子吧。」

由於王五剛肏過王翠花母女倆的穴,一時射不出精來,一陣狂肏,倒把王翠花肏的嗷嗷狂叫,又是一頓陰精狂泄、高潮疊起。王五被王翠花激起了性慾,立刻又抽出濕漉漉的雞巴,轉戰銘銘身後。

銘銘這一次等候多時,一直把渾圓的小屁股高高翹著,王五把王翠花淫水浸濕的雞巴又捅進銘銘的穴里狂肏起來。把銘銘的小穴塞得滿滿的,抽送之間,肏穴聲「嘰咕嘰咕」響的很大,銘銘的兩片屁股蛋不住晃動。

肏了幾分鍾,銘銘便也跟王翠花一樣,屁股亂聳著「嗷嗷」直叫,又高潮了。

王五有意讓銘銘爽透,這一次沒有放慢速度,而是抱著銘銘的小屁股死命地狠肏起來。只見王五每一下都是將雞巴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沈屁股,「撲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銘銘的穴里,把個銘銘捅的向前一聳一聳,不住胡言亂語著:「嗷……大叔……你肏死我了……你怎麽還不射精啊……你太會肏屄了……你真是我親叔叔……我願意讓你肏……哎呦……又泄了。」

銘銘只覺王五的雞巴在自己的穴里一挺一挺,肏的自己高潮一波接著一波,終於身體痙攣,一點力氣都沒有了。王五見狀只得氣喘著從銘銘的穴里拔出雞巴,笑道:「不好意思,大叔剛才射完不久,這下一直射不出來,等你們歇會,咱接著肏,大叔一定射進去,把你的小屄射滿!」

銘銘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三人又歇了半天,才起身坐起來。

王五道:「你們母女倆高潮的時候真像,我都分不出誰是誰了。」

王翠花笑道:「我一看你剛才肏銘銘的時候那麽狠,就知道你把銘銘當成我了!」

王五笑道:「我也是爲了滿足銘銘的願望麽。」

銘銘笑著挺著自己的小嫩穴,只見洞口大開,還流淌著淫液,笑道:「大叔把我的小嫩穴都撐大了,也沒射出來!」

王五笑道:「看銘銘這個小騷貨,還浪得很呢!」

王翠花摟著銘銘道:「我娘倆不騷,你能肏上我娘倆?美死你!」

三人也懶得穿衣,就這樣說笑著,忽聽裡屋門一響,大家一看,是王堯從裡屋出來了。

王堯一看,王五和王翠花竟與一個沒見過的小姑娘光著身子坐在一起,不禁眼前一亮,問道:「這是哪裡來的小妹妹啊?」

「什麽妹妹,這是你侄女!」

王翠花啐了一聲,朝銘銘說道:「銘銘,這是你二叔。」

王堯更是奇怪,卻聽王翠花笑道:「王堯,這是我親女兒銘銘!今天特意帶來便宜你們哥倆的,剛才你在裡屋的時候,我們娘倆就在外面和王五肏穴呢。」

王堯只是將信將疑地看著王五,笑道:「能和這樣的小美人肏屄,當然是好。」

王翠花笑道:「銘銘,你二叔還不信呢,你去和二叔親熱親熱。」

銘銘依言走了過去,站在王堯身前上笑嘻嘻地也不說話。王堯便抱著銘銘坐下,用手在銘銘的陰戶上摸了起來。銘銘也叉開了兩腿,摟著王堯的脖子,笑著問王堯:「二叔,你看侄女的小嫩穴還好看嗎?」

王堯自是欣喜,伸手在銘銘的穴上摸了幾下,笑道:「這小屄真嫩。好侄女,你的小嫩穴真讓你大叔肏了啊?」

王翠花笑道:「何止肏了,差點沒把王五累死。老二沒看見,剛才王五抱著銘銘的小屁股那個狂肏,恨不得鑽進去一樣,我這老屄王五都沒這樣肏過。」

王五笑道:「大姐損我!我們哥倆要不是把大姐肏的舒舒服服的,你能把銘銘送給我們肏嗎?我倒是像在銘銘身上多用點力氣開發開發,她也得受得了才行。」

王堯摸著銘銘的嫩穴,慾火上升,笑道:「初次見面,我也得肏肏銘銘的小嫩穴。銘銘,讓二叔肏肏怎麽樣?」

銘銘讓王堯大手摸的陰道里騷水不斷,早就躍躍欲試,便道:「二叔既然想肏侄女,那就肏唄,還等什麽?」

王五笑道:「銘銘果然騷的很,一聽有人要肏穴就答應。」

銘銘立刻嗔道:「大叔剛才肏侄女的時候,就好像多少年沒肏過屄一樣。現在剛舒舒服服肏完侄女,褲子還沒穿就說上我了?」

衆人哈哈大笑,王翠花道:「銘銘,咱們母女倆就是過來挨肏的。既然二叔要肏你,你就撅起屁股讓他肏. 」王堯也等不及了,就讓銘銘兩手支著客廳的桌子彎下腰,撅起滾圓雪白的小屁股。王堯這時聽了一會,也知道銘銘因何而來,挺著粗大的雞巴朝王翠花眨眨眼,笑道:「大姐,看我怎麽肏銘銘。」

王翠花笑呵呵地走過來說道:「沒問題,你肏我女兒,我來幫忙。」

說著,用手將銘銘的屁股分開。

王堯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頂到銘銘的兩片陰唇之間,氣勢洶洶地叫道:「銘銘,二叔要肏了。」

銘銘被王堯一頂,小穴里的水就嘩嘩地,哼道:「二叔,你肏吧,侄女等著你呢。」

王翠花笑道:「看這孩子,騷水現在就成河了!你二叔的雞巴來了。」

說著,扶住王堯的雞巴,對準銘銘的陰道口,王堯順勢一挺腰,「噗哧」一聲,就將粗大的雞巴齊根插進銘銘的陰道里,立刻抽動起來。

銘銘微哼一聲,忍不住身子一顫。

王堯一邊抽插,一邊笑道:「銘銘,二叔的雞巴插進去舒服不?」

銘銘扶著桌子道:「舒服……哎呦,二叔的雞巴真粗!和大叔的一樣好……你先輕點,讓侄女適應適應……」

王堯一邊抽送一邊笑道:「那可不行,二叔這時特意教育你呢。以後你就不喜歡你們學校的那些小屁孩了!」

王翠花笑道:「你這死鬼,分明是自己想爽,反倒滿嘴道理。」

說著一推王堯,王堯往前一使勁,捅的銘銘往前一聳,嘴裡「哎呦!」

一聲。

王堯穩住身子叫道:「大姐別亂動,把銘銘肏痛了吧!」

王翠花笑道:「沒事,你就使勁肏她吧,疼點也好給她留個念想。」

那邊王五看著王堯肏銘銘的穴,雞巴又硬了起來,乾脆挺著雞巴,讓銘銘兩手放開桌子抱著自己的腰,將雞巴插進銘銘的嘴裡,吸吮自己的雞巴。

王翠花也蹲下身子,兩手握住銘銘的兩個小乳房,把弄起來。三人心意相通,將銘銘弄得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王堯主攻,把雞巴捅的飛快,將銘銘肏的不住搖晃。

銘銘只能盡量穩住身子,不時把王五的雞巴從嘴裡吐出來,伸手在陰唇上摩擦幾下,再重新把王五的雞巴含進嘴裡吸吮。

王五的雞巴被銘銘的小嘴吮的十分酸脹,便將雞巴從銘銘的嘴裡抽出來,朝王翠花笑道:「大姐,來,把屁股撅起來,讓小弟肏肏. 」說著讓王翠花也用手支著桌子,撅起屁股,將粗大的雞巴捅進王翠花的陰道里肏了起來。

哥倆占著飯桌,一起抱著母女的屁股抽動起來。

王翠花和銘銘並肩把著桌子,母女倆一起哼哼唧唧扭動著屁股。見王堯將銘銘肏的一聳一聳的直哆嗦,便對銘銘道:「銘銘,以後媽天天送你來讓你大叔、二叔肏屄,你來不?」

銘銘邊呻吟邊道:「好,大叔、二叔的雞巴都這麽粗,肏的銘銘舒服極了,銘銘願意天天讓他們把銘銘的小嫩穴肏腫。」

王堯一邊使勁地肏銘銘的穴一邊笑道:「行啊,只要銘銘來,二叔一定喂飽你。」

銘銘哼嘰道:「哎呦,二叔你輕點肏,侄女的穴要腫了。」

王翠花笑道:「銘銘,沒事兒,你媽我經常讓他們哥倆這麽肏,穴都沒腫。」

四人正說笑間,王堯突然道:「銘銘的小嫩穴夾的二叔的雞巴太緊了,二叔太舒服了,要先射一發。」

銘銘喘息著叫道:「好,那我再夾緊一點,好讓二叔射的舒服。」

王堯立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抱著銘銘的小細腰將雞巴在銘銘的小嫩穴中飛快地捅進抽出,把銘銘捅的前仰後合,秀發飛舞著,王堯邊肏邊道:「夾住,射了!」

說著,猛地再肏了幾下銘銘的穴,便趴在銘銘的背上。銘銘只覺王堯的雞巴一挺一挺地,一股一股的精液射進自己的穴里,不由也跟著顫抖起來。

那邊王五正慢慢地肏著王翠花的穴,見王堯射精了,道:「老二,怎麽樣?銘銘的穴還行吧!」

王堯答道:「不錯,銘銘的小嫩穴相當不錯。再好好培養兩個月,肯定是個極品。」

王翠花一聽笑道:「怎麽?肏了女兒的穴,就覺得大姐的穴不如女兒的了?」

王堯笑道:「大姐的騷穴和銘銘的小嫩穴都不錯,不過銘銘要想練到大姐這個技術,起碼還得幾年。」

邊說邊又將雞巴在銘銘的穴里捅了幾下,才抽出來。

只見雞巴上濕漉漉的盡是銘銘的陰精和自己的精液,便抱著銘銘的腰一轉,讓她將頭朝著自己,同時坐在椅子上笑道:「銘銘,二叔肏了你半天,你也幫幫二叔,把雞巴舔干淨。」

銘銘輕聲應道:「二叔辛苦了。」

說著跪在地上,抱著王堯的屁股,將嘴湊上去,含住王堯的雞巴,仔仔細細舔了起來。

那邊,王五正肏著王翠花的穴,見銘銘舔王堯的雞巴,撅起滾圓雪白的小屁股,兩腿間濕漉漉的盡是淫液,並且從陰道口正往外流著王堯的精液,便笑道:「來,大姐,你看銘銘的穴里也成災了,你給舔舔干淨,咱們一會好繼續!」

王翠花笑道:「大姐下面的嘴正讓你大雞巴肏著,還不知足,非得讓大姐上面的嘴也閑不著……銘銘,讓媽把你的穴舔干淨,一會好讓你大叔二叔接著肏!」

說著不再扶桌子,轉身扶住了銘銘的腰部。

銘銘依言把屁股撅高一點,吐出王堯的雞巴,道:「媽,女兒的穴里盡是二叔的精液,你吃女兒的穴,怪不好意思的。」

王翠花笑道:「咱娘倆既然一起都叫你大叔、二叔肏了,媽吃吃你的穴,舔舔你二叔的精液,有什麽不好意思的?瞧你大叔、二叔那樣,一會還得讓你舔舔媽的穴呢!以後咱們四人一起肏屄,少不得那些羞人的花樣……」

說著,抱著銘銘兩條雪白的大腿,把嘴湊過去,伸出舌頭,舔起銘銘的穴來。

王五淡淡一笑,說道:「就你主意多。」

王堯已經抽出雞巴,抱著銘銘翻過身來面朝上,放在地板上,塞進王翠花的身下,讓母女兩人擺成69姿勢。彼此的頭部對著彼此的小穴,一邊笑道:「大姐、銘銘,你們娘倆一起給我大哥助助興。」

只見王堯在前面站著,王翠花趴在女兒身上,已經舔干淨女兒的浪穴,正用嘴吸吮著王堯的雞巴,銘銘則平躺在母親的身下,看著頭上面的王五不緊不慢的在一聳一聳地肏著王翠花的穴。一會,王翠花仰起頭,笑道:「我已經完成任務,把銘銘的穴和王堯的雞巴都舔干淨了。」

王堯笑道:「銘銘還沒添你媽的穴呢,你看著你大叔肏你媽,一邊也舔舔那個生你養你的地方!」

銘銘紅著臉道:「人家有點不好意思。」

王五笑道:「沒事,大叔給你點勇氣。」

說著從王翠花穴里把雞巴抽出來,濕漉漉地放在銘銘臉上。銘銘本能地張開嘴,裹著王五的大雞巴。

王翠花叫道:「把你大叔的雞巴裹干點,一會肏你媽的時候才有勁!」

銘銘吐出王五的雞巴道:「媽,我把大叔的雞巴吃干淨了。」

王堯笑道:「好,銘銘你就原地躺著歇一會,你媽還沒叫你大叔肏完,咱倆先歇會,看大叔肏你媽。」

說著,王堯赤身裸體地坐在凳子上,看著王五使勁地肏著王翠花的穴。

銘銘卻朝王五叫道:「大叔,你剛才答應要射倒我穴里的,一會草我媽肏的差不多了記得過來射給我啊!」

王五笑道:「乖侄女,放心吧。」

王翠花趴在女兒身上撅起屁股,身子被王五肏的一聳一聳的,嘴裡哼哼嘰嘰的道:「太舒服了,王五,使勁肏,把大姐肏的舒舒服服的,再使點勁,把雞巴往大姐的陰道深處捅。」

王五一邊使勁地肏著王翠花的穴一邊笑道:「銘銘,你看你媽這樣,你說你媽騷不騷?」

銘銘揉搓著母親王翠花的陰唇,淫液四濺,忍不住叫道:「大叔,你輕點肏我媽,把我媽的穴肏的流了這麽多的淫液,滴得我一臉都是。」

王五笑道:「銘銘,那是你媽太騷了。」

說著再使勁肏了王翠花兩下,問道:「大姐,你說是不是?」

王翠花被王五肏的往前聳了兩下,哼嘰道:「哎呦,是,是,我太騷了……嗷嗷……再使點勁。」

邊說邊將屁股向後猛頂。

王五這時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把個雞巴飛也似的在王翠花的穴里抽插著。

王翠花被王五肏的氣喘噓噓的道:「哎呦,再加快點速度,大姐我要泄精了。」

說著王翠花將屁股向後亂頂亂聳,嘴裡「嗷嗷」直叫。王五也覺得王翠花的陰道一陣緊縮,將自己的大雞巴死命地往王翠花的穴里肏著。兩人狂肏了半天,王翠花一陣哆嗦,高潮了。

王五二話不說,轉到銘銘這一邊,讓銘銘把著媽媽的後腰,一挺雞巴,齊根而入,狂肏了起來。不一會,抱著銘銘的大腿將屁股猛聳了兩下,叫道:「大叔的精液來了!」

銘銘只覺王五的雞巴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陰道深處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忍不住叫道:「啊……大叔的火力真猛……那精液跟子彈似的……肏死我了……」

自己同時也不禁渾身顫抖,快感傳遍全身,只覺穴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兩人不約而同地叫了一聲,雙雙癱倒。

四人歇了半天,才漸漸喘勻了氣。

王翠花笑道:「真是過癮,兩位老弟的雞巴太粗了,把我肏的真舒服,銘銘,你覺得你大叔、二叔的雞巴怎麽樣?」

銘銘笑道:「那還用說,媽,不瞞你說,剛才大叔、二叔把我肏的都快休克了。比我們學校那些人會肏多了!」

王堯笑道:「你娘倆的穴都一樣的好,肏起來都一樣的舒服。只是肏屄還得找大姐這樣的穴。像銘銘這小嫩穴,我都不敢盡情肏……」

銘銘抗議道:「大叔剛才肏我的時候,都恨不得用雞巴把我捅穿了,還叫不敢盡情啊!」

王五立刻舉手喊冤道:「大姐你說句公道話,我們哥倆肏銘銘的時候使勁了沒有?」

王翠花看了一眼銘銘,忍不住笑道:「使勁當然是使勁了,不過還不算你們兄弟倆最瘋的時候!我記得咱們第一次肏屄那回,你們倆把大姐肏的都有三個小時沒下了床……」

銘銘立刻叫道:「真的啊,我也想要大叔二叔這樣肏我,人家還從來沒試過被肏的的下不了床呢!」

衆人齊聲笑道:「看把你騷的,明天不上學了啊!」

王翠花看了銘銘一眼,沈吟道:「我這回帶銘銘來,就是爲了體會和成年人肏屄的樂趣。我看你們哥倆盡情肏她一回也好,以後她也就不惦記學校那些毛孩子了……」

王堯笑道:「那感情好,我還很少能在銘銘這個歲數的小姑娘身上盡情肏屄呢!大姐既然說在前面了,一會銘銘要是被我們肏出點什麽狀況來,可別怪我們。」

王翠花道:「還真跟王五和王堯說一聲,銘銘才十八歲,咱們四個以後肏穴的日子還長著呢,你們兩個這麽肏銘銘可不行,每回都把精液射在銘銘的穴里,萬一懷孕了多遭罪!」

王堯曬道:「十八怎麽了?我們哥倆肏小美那年,她還不到十六呢。」

王翠花啐道:「沒成年的小女孩,你們哥倆也下得去手,不怕被抓起來啊?刑法規定的可是與幼女做愛,無論是否自願都算強奸!」

王五淡淡笑道:「說是這麽說,其實民不舉官不糾,大家心裡都明白是怎麽回事。我們兄弟肏小美之前,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王翠花說道:「我知道你們哥倆有本事,這周圍學校多,漂亮小女生也多,肯定不缺女人。被你們肏,總比被那些小孩子肏好,我這個女兒不就給你們送上門來了麽!」

銘銘道:「媽,剛才說的懷孕怎麽辦?我以後怎麽和大叔、二叔肏穴呢!」

王五笑道:「看看銘銘,騷成什麽樣?現在知道成年人和小孩肏穴的區別了吧?你那些同學會替你擔這個心嗎?肚子大了,他們能管你嗎?」

銘銘囁嚅著叫道:「大叔真是的,剛肏完我就來教訓我……」

王五也不理他,扭頭朝王翠花笑道:「大姐你放心,以後咱肏屄,我和王堯要肏銘銘的時候,可以帶保險套肏,要不就肏銘銘肏的快射精的時候,再把雞巴捅進大姐的穴里肏大姐,把精液射在大姐的穴里,大姐你看怎麽樣?」

銘銘小聲抗議道:「可是人家喜歡精液沖進來的感覺。」

王五皺眉道:「那不安全,你歲數太小,還不能節育。長期吃避孕藥的話,對身體發育又不好……」

「沒關系,現在有很多長效避孕藥是不傷害身體的……」

門一開,林冰穿著睡衣從裡屋走了出來,淡淡說道:「回頭我給這個小大姐拿藥,你們讓她找我就行了。」

王五笑道:「我倒忘了咱們兄弟家裡還住著一位大夫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林冰,是老二的女朋友。」

王翠花和銘銘本來赤身裸體的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看見兩兄弟的態度,自然明白林冰不是外人,於是笑著說道:「幾天不見,你們兄弟又多了個女朋友!這姑娘長的真是標志,你們兄弟真有福氣啊。」

銘銘叫道:「我見過這位姐姐,她是我們學校的校醫。」

林冰笑了笑,也不說話,徑自走到王五身邊坐了下來。

王五微微一皺眉,伸手拉開林冰的睡衣,露出兩對潔白的乳房,隨意把玩著。

一邊朝王翠花笑道:「林冰不喜歡說話,不過人絕對是好人,你們倆別太拘束。」

王翠花這才笑道:「咱們四個都這樣了,還有什麽好拘束的。」

林冰的奶子被王五捏在手裡捏圓捏扁,始終冷冰冰地不動聲色。王翠花母女見了,神情便有些不自然。王五眼珠一轉,笑道:「第一次見面,是有些尷尬。咱們先吃點飯,一會進屋去玩倆打一,大家再爽一爽,以後自然就熟悉了。」

銘銘奇道:「什麽叫倆打一?」

王五哈哈一笑,答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五人又聊了一會淫話,互相摸玩了一會,才把菜飯熱了,吃起飯來。

五人吃完了飯,一起來到裡屋。

王堯笑道:「大姐,來吧。你先給銘銘做個示範,讓她見識見識什麽叫狂肏!什麽叫倆打一!」

王翠花說道:「這不還有林冰妹子麽,你們倆怎麽不先肏她?」

嘴上說著,人卻已經爬上了床。

王五躺到床上,笑道:「林冰就住在這里,我們哥倆天天都肏. 今天你們是客人,當然得先讓你們爽夠了!」

王堯道:「銘銘,你先看看。」

只見王五躺在床上,王翠花騎了上去,分開自己的兩片陰唇,把王五的雞巴插進自己的穴里。王堯則拿了些嬰兒油,塗在自己的雞巴上,跪在王翠花的身後,分開王翠花的屁股,用抵住王翠花的屁眼,笑道:「大姐,開門。」

王翠花啐了一聲,屁股放鬆少許。王堯握著雞巴慢慢地將雞巴插進大姐王翠花的屁眼裡,一直插到齊根,王翠花低著頭哼哼道:「到頭了……漲……」

銘銘在一邊恍然說道:「原來這就是倆打一啊……我那些同學也想這樣肏我,我當時沒同意……媽,你行嗎?」

王翠花笑道:「沒事,他倆經常這樣肏我。乖女兒,要想舒服,就得受得了這樣肏!」

說話間王五和王堯兩人一上一下,開始抽插起來。王翠花承受兩兄弟一上一下兩個雞巴同時的抽送。兩兄弟爲了示範,幾乎是從一開始就用最快的速度肏了起來,兩根雞巴像兩根梭子一樣噗噗穿梭著。不一會就把王翠花肏的舒服起來,高聲浪叫道:「哎呦┅┅太過癮了,太刺激了。嗷!穴里、屁眼裡,真舒服┅┅我的親哥,使勁肏,大姐沒事┅┅王五,把雞巴在穴里再捅的深些┅┅王堯,把住大姐的腰用力┅┅啊啊,不行了,泄精了┅┅」王翠花來了高潮渾身抽搐,不斷叫喊著。把銘銘看的淫水直流,也上床一屁股坐在王五的頭上,把陰戶送到王五的嘴前,王五順勢把住銘銘雪白的大腿,用舌頭在銘銘的穴里舔了起來。形成了,王五仰躺在床上,王翠花騎在王五的身上,銘銘坐在王五的頭上,王五一邊挺腰肏大姐王翠花的穴,一邊摟著銘銘的大腿舔銘銘的穴,而王翠花支著床的兩手卻摟住了銘銘的脖子。銘銘的兩手握住王翠花的兩個大乳房揉搓,王堯則在大姐王翠花的身後,把個大雞巴在王翠花的屁眼裡狠捅著,四人誰也沒閑著,瘋狂的氣息漫延開來。

只有林冰若無其事地坐在電腦桌前打著電腦,就好像沒看見他們一樣。

又乾了一會,王翠花道:「我泄完精太累了,你們肏肏林冰妹子吧!」

王五看了王翠花一眼,笑道:「好吧,我看我們要是不肏肏林冰,你們娘倆總覺得和她見外!其實她這人就是個冷淡脾氣,時間長了你們就知道了。」

說著,朝林冰笑道:「林冰,你過來陪我們兄弟肏一會……」

林冰淡淡哎了一聲,站起身來爬到床上。

王堯笑道:「大哥,該我在下面歇會了吧……林冰,套上老公的大雞巴!」

說著,仰躺在床上,讓林冰坐在她的雞巴上。

王五也不廢話,走到林冰身後拍了拍她的屁股。林冰就伏到王堯懷里,還伸出雙手到身後主動把自己的屁股扒開了。王五也用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一寸一寸塞進林冰的屁眼裡,哥倆立刻很有默契地動了起來。

王翠花看了一會,忍不住笑道:「林冰妹子可真有意思,讓你們哥倆肏的這麽凶,居然一聲不吭,不會是性冷淡吧?」

王堯答道:「她倒也不是冷淡,不過的確不喜歡叫床。呵呵……」

王五肏了幾下,忽然笑道:「林冰的屁眼有點乾了,你們不是想和她交流感情嗎?誰來幫幫忙?」

王翠花和銘銘早就看的心癢難耐,一起爬了過來,王五把雞巴從林冰屁眼裡扒出來,笑道:「正好,你們娘倆一個幫我潤滑潤滑雞巴,一個幫林冰潤滑潤滑屁眼。」

銘銘一把搶過王五的大雞巴就往嘴裡塞,含含糊糊地說道:「我幫大叔潤滑雞巴!」

王翠花只得趴到林冰身後,用嘴在林冰的屁股上舔了起來。

王五從銘銘嘴裡沾滿了口水,重新走回林冰身後,分開她的屁股捅了進去。

王翠花見狀笑道:「林冰妹子是和你們住在一起吧,你們哥倆日也肏夜也肏,怎麽配合起來還顯的這樣生疏呢?」

王五答道:「這不是配合問題,林冰的體質天生就是慢熱,高潮來的晚……」

說話間,林冰的雙腿忽然夾緊了一些,濃郁的精液順著兩兄弟抽插淌了出來。王五笑道:「你看,這不是剛剛來!」

說著,抱緊林冰的屁股使勁頂了起來。

下面的王堯也感到林冰的陰道一縮一縮,夾緊了自己的雞巴,立刻配合大哥用力向上挺著,兩兄弟很快就把林冰肏到了高潮。林冰哼哼著說道:「我好了……恩……你們肏那個小美眉吧……」

王五和王堯問銘銘道:「銘銘,你行嗎?」

銘銘道:「我媽和大姐都行,我也沒事。」

王五和王堯便把雞巴分別從林冰的陰道和屁眼裡拔出來,林冰一下就躺在床上,輕聲道:「身子都軟了。」

這回依舊是王堯躺在下面,銘銘便騎了上去,王堯把剛從林冰的陰道里拔出來的雞巴一下就捅進銘銘的陰道里去了,王五在銘銘的後面握著雞巴用手扒開銘銘的屁眼,慢慢地往裡捅著,只見王五的雞巴慢慢地進入到銘銘的屁眼裡。

王翠花問銘銘:「怎麽樣?」

銘銘這時已經啥也不顧了,膩聲叫道:「沒問題,大叔二叔,你們開肏吧。」

王翠花道:「哦?那你可堅持住!」

這時,王堯已經在下面把雞巴向上捅了起來,王五也在後面慢慢地把雞巴插進抽出,銘銘趴在王堯的身上,閉著眼叫道:「太刺激了,兩個叔叔一起肏我,真舒服。尤其是大叔的雞巴在我的屁眼裡,弄得我屁眼裡漲漲的,酸酸的,舒服極了┅┅哎呦,二叔,你在下面再把雞巴往我的穴里深點捅。」

銘銘的淫語浪聲,使王五和王堯聽了更加起興,兩人沒命地前抽後送。

只一會,就見銘銘猛地挺起上身,口中叫道:「快乾,我要泄精了,哎呦,泄了┅┅完了┅┅我死了,舒服死了┅┅」王堯在下面只覺銘銘穴里一緊,渾身一抖,一股熱流直噴雞巴,把個雞巴燙得好不舒服。王五在後面也覺銘銘屁眼裡一陣收縮,把王五的雞巴夾得更緊了。

王五和王堯剛才肏了大姐王翠花半天,把王翠花肏的泄了精,又被銘銘泄精這一激,兩人同時覺得快感來臨。王堯在下面緊緊摟著銘銘的腰,把雞巴向上狂頂,王五在後面死死摁著銘銘的屁股,兩眼看著自己的雞巴在銘銘的屁眼裡使勁地抽插。

先是王五的雞巴死命的在銘銘的屁眼裡捅了幾下,最後一下重重地齊根插入,一股股的精液射進銘銘的屁眼裡。王堯這時一邊肏著一邊精液已經射了出來。

銘銘被王五和王堯的精液刺激得只覺穴里和屁眼裡快感陣陣,欲仙欲死,連叫床的力氣都欠奉了。

五人歇了一會,王五一邊拍著銘銘的屁股拔出雞巴一邊道:「銘銘的屁眼真是太緊了,肏起來舒服。」

王堯咂咂嘴,也道:「銘銘的小嫩穴也不錯。」

王翠花在一邊嗔道:「哼,用完大姐的穴和屁眼,卻誇別人的好。」

王五笑道:「大姐還吃醋了,我們花在你身上的力氣可比花在銘銘身上多啊!」

銘銘翻身躺在床上,道:「太舒服了,果然比我們學校的男生強百倍。」

王堯道:「食髓知味了吧,以後歡迎銘銘常來。」

銘銘道:「那是一定的,我媽要是不帶我來,我自己過來!」

衆人齊聲大笑。

銘銘躺在那,從陰道和屁眼裡流出一灘幾人的精液和陰精,把床單弄濕了一片。一番苦戰,衆人都精疲力盡,王翠花和銘銘就沒有回家,在王家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