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婿半個夫

2017-01-30     WoKao     檢舉     收藏 (62)

我今年35歲,在一家事業單位做辦公室主任,長的高大健壯,也算得上英俊瀟灑。單位住房一直很緊張,我和妻子就住在嶽母家。嶽父兩年前去世了,有我們陪著,嶽母的生活也不至於太孤獨。因為我和妻子工作都很忙,妻子又小我不少,所以至今也沒有要孩子。

今年二月春節一過,妻子到外地參加為期三個月的培訓班,妻子臨走時笑著說:「你可別出去找野食呀!」

我說:「算了吧,你別在外面找個情人就行。」

大約是妻子走後半個月左右的時候,吃了晚飯,和嶽母坐在沙發上看了一會兒電視,其中有一段男女擁吻的鏡頭,兩人都不好意思看,嶽母說:「我想起來了,我得燒點開水,壺裡都空了。」

我說:「我得洗澡了。」就走進衛生間,脫光衣服,放著熱水,衝了衝身上,關了水,穿上衣服回到了客廳。

嶽母說:「你洗完了?我洗。」就去了衛生間。

嶽母洗完後穿著一件寬大的睡衣回到客廳,客廳裡只有一張長沙發,我們兩人坐在沙發上繼續看電視。我正在性亢奮的狀態還沒有完全冷落下來,聞著嶽母身上浴液散發出的香味,看著嶽母睡衣下露出的肥白的腿,我有點想入非非。以前看著比我大二十多歲的嶽母從沒有過性方面的念頭,今天卻渴望之極,極度的慾望和不安令我心裡砰砰地跳,和嶽母說話都有點聲音發顫。

嶽母今年五十七歲了,皮膚雪白,身體非常肥胖,一百六十多斤,走路時兩個巨大下墮的乳房在胸前晃動;腹部很胖,小腹像球一樣突出;屁股更是肥大無比,又寬又大又鼓,是我所見過的女人中最大的屁股。雖然五十七歲了,但沒有蒼老的面容,白白胖胖的臉上只有多一些的沈靜和安詳。

大約有九點了,中央台的現在播報開始了,嶽母說:「我有點睏了,我先去睡了。」就去了她的房間。

我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過了一會兒,嶽母在房間內叫我:「亞東,過來,我有話和你說。」

我走進嶽母的房間,她還是穿著那件睡衣,半坐半躺地*著床頭正在看報紙。我說:「怎麼了?媽。」

她說:「你坐在這兒。」

我坐在了嶽母的單人床邊,幾乎貼著嶽母的大腿,嶽母放下了手裡的報紙,說:「你最近單位工作忙嗎?」

我說:「不太忙。」

嶽母:「桂華去外面學習了,你一個人是不是挺煩的呀?」

我說:「沒事兒,她不是每天都來電話嗎?」

嶽母說:「亞東呀,不管怎麼著,桂華得在那兒呆幾個月,現在人都開放,你們單位女的又多,你可得注意點兒。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臉有點紅了,說:「我知道,您看我不是一下班就回家嗎?」

嶽母說:「我知道。不過三個月可不短呢,我可不願意你們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兒,你可得注意呀!桂華臨走時和我說,就怕你一個人呆不住。」

我說:「媽,你放心吧,我現在和單位的女的話都不多說。」

嶽母說:「你一個大男人,長得又帥,老婆又不在身邊,我能放心嗎?嗯?你說。」說著,嶽母用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的心裡砰砰地跳,不知該說什麼好。

嶽母用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手說:「我也不光是對你不放心,我是心疼你一個人挺沒意思的,以後有什麼不痛快就和我說說,家裡就咱兩個人,知道嗎?」

我看著嶽母的肥白的腿,顫聲地說:「我知道。」

嶽母凝視著我,慢慢把手放在我的肩上,然後扳著我的頭向她*過去。

我愣了一會,但還是迅速明白了她的意圖。我們的嘴貼在一起,開始接吻。嶽母的舌頭靈活地在我嘴裡攪動,我把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開始撫摸她的巨大柔軟的奶子;嶽母隔著我的褲子,輕柔地撫摸著我已經非常硬的雞巴。我呻吟著,手向下滑,撫摸嶽母圓鼓鼓的柔軟的小腹,然後向下撫摸她的陰部,她的逼毛非常濃密,陰唇很肥很厚很黑,逼口已經很濕滑。

我們一邊吻著,一邊互相撫摸著,兩人都非常興奮。嶽母說:「咱們脫了衣服躺下。」

我們兩人脫光了衣服,我第一次看到嶽母雪白的肥胖的裸體,覺得無比性感。我躺下以後,嶽母開始趴在我身上舔我的乳頭,然後向下舔過我的腹部,開始舔我的雞巴和整個大腿根。

從沒有過的興奮,這一方面是因為嶽母的熟練,她仿似鑽進我的心裡,舌頭的每一次動作都是我需要的;另一方面,由於她是我的嶽母,比我大二十二歲,我心裡有一種特別剌激的感覺。

嶽母舔了一會兒,就將我的整個雞巴含在了她的嘴裡,她嘴裡的肉很充實,我體驗到了妻子口交從沒有過的快感,我說:「把*往上點兒,我要摸摸。」

嶽母順從地把她的大白*往上挪,我用手摸著嶽母的大*,手指撫摸著她的濕滑的黑逼毛,然後兩根手指插進了她的逼。嶽母的逼不算太松,我開始抽動,嶽母嘴裡開始呻吟,頭一上一下地動,用嘴快速地套弄我的雞巴,肥大的白*開始扭動。

我一會兒用手指插弄她的逼,一會兒上下撫摸她的*溝,我用手指輕輕磨擦嶽母的*眼,嶽母呻吟的聲音又大了一些,我就輕輕地拍打著嶽母的大白*。

嶽母吃了一會兒,擡起了頭,滿面通紅,頭發散亂,語無倫次地說:「我,我,我受不了啦!」

我故意調皮地說:「受不了,那可怎麼辦啊?」

嶽母的臉更紅了,她用力捏了一下我的雞巴,忍不住「吃吃」笑了:「叫你個壞東西!」

她突然像一個害羞的少女,伏在我耳邊小聲說:「東,我們¨¨¨¨¨這樣,合適嗎?」

我猛地緊緊摟住她:「好媽媽,親媽媽,我心愛的騷逼丈母娘,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娘倆好好享受享受!」

她抱住我又是一陣猛親,忽然想起了什麼,下床光著腳出去,把大門、臥室門全部鎖死,關了燈,摸索著重新爬到我身上。

我禁不住輕輕笑了:「媽媽,這是在我們自己家裡,還用得著這麼小心。」

她的聲音更小了:「孩子,丈母娘和女婿幹這事,要是露了餡,我還能活嗎?」

我摸著她陰毛說:「那就光開床頭燈,不然我看不見戴保險套。」

嶽母吃吃地輕笑:「我戴著環呢,放心吧小壞蛋,丈母娘不會再給你生個小舅子、小姨子啦!」

我顧不上再說話,翻身上來,捏著雞巴,一下就操進嶽母逼裡去了。

嶽母緊閉著眼睛,「恩」了一聲,用雙手和大腿緊緊地夾住我,突然睜開眼,幽幽地看著我,喃喃地說:「親兒子,小親親,我們真的在¨¨¨操逼嗎?」

我用輕柔的抽動回答了她。

隨著我力量的加大,床開始「吱吱」地響了。

她慌忙按住我的屁股,「東,東,輕點兒,聲音太大了¨¨¨到你們的席夢思床上弄吧,我的床太老了。」

我不知哪兒來的力氣,一下就把她160多斤的光身子抱了起來,雞巴插在逼裡,進了我和妻子的臥室。

席夢思果然很安靜,我身下的嶽母也很安靜,房間裡只有濕潤的抽動聲,和她偶爾的「恩、恩」聲。

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的能力出奇得強,和妻子一般插半個小時左右就射了,這次和嶽母卻足足操了近一個鍾頭,也許是老女人的逼比較松的緣故。

我們都不再說話,她非常熟練地配合著我不斷變換著姿勢,只是每操一會,她就很體貼地說:「寶貝,操累了吧,歇歇,和娘親個嘴。」

就這樣,我們操一會、親一會,親一會、操一會,安靜而瘋狂地幹著最下流、最刺激、最美妙的亂倫之事。

操著操著,嶽母突然「嗷」地一聲欠起身子,大口喘著粗氣,「寶貝,我要來了!!」

我按住她,立即「啊啊啊」地加快了抽動的速度,嶽母咬著牙「恩恩恩」地低聲顫叫著,白胖的身子瘋狂地扭動。

射了!!!

我從嶽母身上下來,緊閉著雙眼,腦子一片空白。

嶽母的手摸索著抓到一條枕巾,擦了擦自己的逼,然後很體貼、很仔細給我擦汗、擦雞巴,就象我的妻子一樣,不,比妻子還百般柔情。

做完了這些,嶽母溫柔地鑽進我的懷裡,手慢慢地摩挲著我的胸脯,輕輕親了我一口,十分嬌羞而有無比滿足地說:「好寶貝,謝謝你!」

我睜開眼,舔了舔嶽母的鼻尖,「媽,好受嗎?」

她給我一個深長的熱吻,突然惴惴不安地說:「寶貝,幹了這事,以後媽媽在你眼裡就是個*女人了!」

我衝動地把她壓在身下,「親娘,雪梅,我愛你!女婿今後就是你的兒子、你的男人,我們天天操逼!!」

嶽母的臉好熱好燙,她緊緊摟住我,嘴裡語無倫次:「娘的小乖乖、小女婿、小男人,丈母娘的逼就是專門給你準備的,就是專門叫你操的,叫女婿的大雞巴頭子天天操!!」

「我把丈母娘的逼日爛,把雪梅的逼毛操光!」

「操吧,操爛吧,把丈母娘的騷逼操爛了,娘給你炒著吃!」

「親娘,兒子現在就吃丈母娘的大花逼、老騷逼!」

我掉過頭來,不顧一切地舔著、吸著嶽母的逼毛、逼豆豆。

嶽母抓住我的雞巴,縱情地擼、搓、舔。

硬了!我的雞巴又挺挺地硬了!!

我再一次插入嶽母肥白多毛的大逼裡,用大雞巴瘋狂地親吻著嶽母那肥嫩的騷逼,嶽母被我這種性戲刺激地盡乎瘋狂,抓住我身體的手越掐越緊,她的身體興奮地不斷顫抖著,淫叫聲在臥室裡四處回蕩:

「哦…寶貝女婿…來呀…哦..哦…啊…啊…快把你的大雞雞…插進…丈母娘的騷逼裡…丈母娘的騷逼已經好久沒為親兒子打開了…哦…哦…哦…快…快來幹死你的親丈母娘吧!乖兒子!對…

快給丈母娘你的大陰莖…快…插進來…哦…哦…丈母娘喜歡讓自己的女婿插我的騷逼…嗚…哦…哦…快插進來…好兒子…親兒子…別再折磨丈母娘了!」

我於是將陰莖對準嶽母的陰道口向前一送,順勢將粗壯的陰莖如願地送進了嶽母溫暖、濕滑的,不斷滴著淫水的陰道裡……

嶽母隨之「嗯. . . 」地輕輕哼叫了一聲。滿懷欣慰地望了我一眼,嬌嗔道:「小壞蛋,你可真會玩丈母娘的身體呀!」

受到了嶽母的讚許我為一振,為了讓嶽母獲得最大的快感,我抓起了嶽母雙腿向前推去,讓她綣縮起來,這樣我的陰莖就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子宮。

隨著我陰莖一前一後的抽動下,嶽母的身體劇烈地起伏著,陰莖和**不斷地被嶽母柔軟的陰唇和陰道肉壁包圍著、刮弄著,給我很強的刺激。

身下的嶽母也不斷地淫叫著:「噢…丈母娘好爽啊…我喜歡被親女婿插…射…射給丈母娘…哦…哦…哦…丈母娘好癢…啊…哦…哦…乖女婿…丈母娘的花心好癢…癢…哦…哦…哦…快…女婿…射給丈母娘…快…射給丈母娘…哦…哦…哦…哦…哦…射在丈母娘的裡面…讓丈母娘懷孕…哦…哦…哦…給…給自己的親女婿生個大胖小子…哦…哦…哦…哦…」

我用力往裡面一頂,整根肉棒立刻齊根盡沒,完全地插進了嶽母火熱的肉洞裡……嶽母的肉穴裡熱乎乎的,四周的淫肉緊緊得刮著我的肉棒,令我進出間暢快無比。

我意氣風發地大力抽動起來,每一插的力量都大得異乎尋常,嶽母在我的上面,身體劇烈地上下起伏,屁股瘋狂地左右搖動,我的陰莖和**在嶽母陰道內壁刮磨下,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不由得叫出聲來:

「哦…哦…嶽母…女婿…不行了…哦…嶽母…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裡面了!」

嶽母急忙加快套弄的速度,嘴裡叫道:「好極了,乖女婿,要全部射進嶽母的裡面,哦…嶽母也要洩了…小東,我們一起來吧…啊…哦…哦…哦…」,還雖然嶽母射了,但我還沒有洩,於是有狠抽猛操,剛抽了幾下,嶽母突然抱住我,「寶貝,別操了,好時候多著呢,咱們細水長流,你也是30多歲的人了,別累壞了身子。」

看著這樣溫柔體貼的丈母娘,我很順從地停止了抽動,側身躺下,但沒有把雞巴拔出來。

「親娘,咱就這樣操著睡吧。」

「好吧,寶貝,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丈母娘的逼就是專門給小乖乖長的。」

我們下面緊緊地插著,上面緊緊地摟著,閉上了眼。

嶽母又想起了什麼,在我耳邊輕輕地說:「咱還是到我床上睡吧。」

「在這裡睡不一樣嗎?」

「好乖乖,在自己閨女的床上和女婿睡覺,娘心裡還是有點別扭。起來吧,兒子,上丈母娘的大床上,咱好好睡上一覺。」

她溫柔地把我拉起來,細心地給我披上睡衣,下床後,又習慣性地整理了一下被我們弄亂的床單和被子。

我用毛巾被包著剛操過的丈母娘的大白光*,走進了我們亂倫的溫柔鄉